【開心鬥一番兌換碼2021】瘋狂的”箱子”!漲價近10倍,外貿企業還”一箱難求”_開心鬥一番官方網站

  瘋狂的“箱子”!漲價近10倍,外貿企業還“一箱難求”!有港口卻堆存上萬空箱!啥情況?

  如今全球海運業可謂“冰火兩重天”,海外多國疫情嚴峻,人工不足,港口集裝箱堆積如山;亞洲各大港口運輸繁忙,卻時常受“缺箱”“少柜”困擾,集裝箱價格飛漲,一些海運航線上漲近10倍,仍然是“一箱難求”。

  國內港口“求 開心鬥一番 箱若渴” 外貿企業“一箱難求”

  一段時間以來,在國內很多港口,集裝箱登記處周圍總是排滿了等待的人群。

  去年三季度以來,缺箱少柜現象在各大港口蔓延,據多家媒體報道,有些黃牛趁機坐地起價,有些航線加價3000美元也有可能搶不到一個集裝箱。因缺箱而鬧心的還有大量的生產企業。寧波市一家工藝品生產企業的庫房里堆滿了還沒來得及運走的產品,總量有1000立方米。

  寧波某進出口有限公司 副總經理 林麗萍:這個是 明星三缺一 我們德國的電視購物的客人,20個集裝箱全部都是從2020年11月初要走,一直到現在,都沒有明確的一個船期。

  企業的焦灼,不斷推升 娛樂城 著集裝箱的銷售價格。2020年上半年20英尺的小箱價格為1600美元,現在最高漲到了3600美元,而熱門 鬥陣歡樂城 的40英尺箱價格已漲到5950美元,價格全部翻倍,并創歷史新高。

  與國內“一箱難求”不同,新西蘭的奧克蘭港,集裝箱空箱卻積壓嚴重,2020年下半年以來,為了存放那些運不走的空集裝箱,他們先后找了5處新堆場,最多時有將近6000個空集裝箱滯留在奧克蘭。

  中遠海運集團(新西蘭)有限公司 營運總監 馬克?斯科特:新西蘭所有船運公司的集裝箱積壓都很嚴重,是正常情況的兩倍。

  數據顯示:有1萬到15000個集裝箱被滯留在美國加州。英國的菲利克斯托港,集裝箱已經從港口蔓延至周邊的郊區。澳大利亞各港口空集裝箱的數量則超過了5萬個。目前,國際上一些重要港口的空箱堆存量是正常水平的三倍。

  香港班輪運輸協會主席 羅伯托·吉安內塔:我們發現現在有空集裝箱滯留在北美和歐洲各地,此外澳大利亞以及更多地方的空集裝箱也在等待被運回。

  中集集團董事長 麥伯良:在全球運營的集裝箱4000多萬個,我們一個月生產40萬個,那一年也就生產500萬個,箱子回不來,你還是解決不了根本問題。

  全球經濟復蘇 中國制造業拉動海運需求

  這撥海運行業的漲價潮,受多重因素影響,比如,海外嚴峻的疫情、蘇伊士運河的阻塞,都讓海運行業壓力倍增。

  廣州一家家電企業的智能車間里,工人們開足馬力,趕制發往歐美的電視機。如今企業的出口訂單已經排到兩個月后,但企業物流的負責人卻高興 幸運飛艇 不起來。

  廣東某公司物資管理部副部長 龍輝:國內現在目前貨柜(集裝箱)資源是非常緊張的,我們訂艙也是非常困難的,這樣會影響我正常生產的運行。

  隨著全球經濟復蘇,各國貿易需求大增,由于中國疫情的有效控制,在全球產業鏈中,中國制造業承擔著重要的責任。數據顯示:今年前4個月中國貿易貨物進出口總值比2020年同期增長28.5%,比2019年同期增長21.8%。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世界發展研究所研究員 丁一凡 :大量的貨物還源源不斷地從中國流向海外,這說明中國的生產能力特別強,而現在在疫情中間,大家能夠指望上的那就是中國制造了。

  雖然蘇伊士運河堵塞事件已經過去了2個月,但其后續影響余波未了。加上新冠疫情疊加效應,由此導致運期混亂、港口擁堵的現象正在全球各處上演。新西蘭奧克蘭港口外在錨地等待進港裝卸貨物的集裝箱船有時多達10多艘,平均延誤船期8到10天。

  新西蘭奧克蘭港新聞發言人 馬特?波爾:疫情之下進口需求的強勁增長導致裝卸量大幅增加。我們人手嚴重不足,無法滿足裝卸的需要。

  目前美國10個最繁忙的港口中,至少 球版 有7個經常面臨擁堵。東南亞、歐洲等各大港口,船只等待靠泊的時間達到一周以上。

  德魯里航運咨詢公司顧問 西蒙?希尼:這無疑是一場全球供應鏈危機。我們認為將持續到第四季度,并可能持續到今年年底。

  船上的情況同樣不容樂觀,新冠疫情時刻威脅著海員們的健康。馬士基是世界上最大的集裝箱運輸公司,30%的船員來自印度。印度新冠疫情的二次暴發,令公司業務受到巨大沖擊。

  馬士基集團海事關系主管 佩得森:如果對于船員的禁令從幾周擴展到了幾個月,將給我們的行業帶來挑戰。

  印度是世界上最重要的船員供應國之一,全球有15%的海員來自印度。近期印度疫情災難性激增,促使一些港口對來印度的船員和船只實施限制。

  疏通海上貿易動脈 中國正在努力

  目前世界貿易90%的運輸量,都是通過海上運輸完成的。海運不暢,會對全球的經濟復蘇帶來破壞性影響。為此,中國多措并舉,疏通全球貿易大動脈。

  這里是福建廈門的某集裝箱制造企業,每三分多鐘就有一個集裝箱完成組裝下線,焊接工人在最忙的時候,一個月經手的40英尺集裝箱就有4000多個。

  中國是全世界集裝箱的主要生產國,制造全球超過96%的干貨集裝箱和100%的冷藏集裝箱,為了應對“一箱難求”的困境,中國集裝箱制造企業正在加班加點地生產集裝箱。

  中集集團董事長兼CEO 麥伯良:我們把每個月的供貨量,就是產出量,從二十幾萬箱提高到四十幾萬箱。

  與此同時,各大港口也在積極爭取海運空箱的回流,近日,一艘滿載標準箱的貨輪,緩緩靠攏寧波港,與以往不同的是,全船一萬三千多個集裝箱都是空箱。船舶靠岸之后,這些空箱將被優先卸載,發往全國。

  中國物流與采購聯合會國際貨代分會會長 康樹春:從中國運到美國的一個集裝箱以往平均運費是2000美元。現在漲到2萬美元甚至更高,中間存在著10倍的利潤空間。即使說運回成本很高,去程運費利潤空間可以覆蓋它的空箱返程成本,所以現在都在想辦法把海外的空箱調回。

  在海運不暢的背景下,近日中歐班列成了海外貿易運輸的香餑餑。數據顯示:今年一季度,經滿洲里和綏芬河口岸進出境的中歐班列分別同比增長了65.8%和65.4%。

  浙江某外貿企業負責人 殷國鋒:現在中歐班列和海運費差1000美元以下,大家都會走中歐班列。等于貨越快出去,他們墊的資金越少。

  中歐班列、航空貨運、集裝箱鐵路水路聯運等措施,為我國打開了對外貿易“新出路”。但面對龐大的海運需求,這些舉措還是顯得杯水車薪。

  中國物流與采購聯合會國際貨代分會會長 康樹春:因為海運占整個全世界貿易運輸的90%以上,空運和鐵路運輸占的比例應該說只有5%左右。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世界發展研究所研究員 丁一凡:現在就要看下半年,隨著疫苗普及,整個疫情得到全面控制之后,生產和運輸都能夠恢復到比較平穩的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