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心鬥一番官網-作弊出千技巧大公開》青春期的你 與父母如何相處

  編者按

  青春期,一個亙古常新的話題。

  與以往不同,由於科技的高速發展,今天的孩子既被海量的信息武裝,又承受著由學業及成長帶來的巨大壓力;今天的父母也與以往不同,他們既接受瞭新教育理念的洗禮,又沒能徹底擺脫傳統教育觀及應試教育所形成的思維慣性。因此,在當今的傢庭中,青春期成為傢庭矛盾的集中爆發期,由青春期引發的教育問題正在困擾著青春期的中學生及他們的傢長。

  關於青春期的話題,相信孩子傢長都有話想說,歡迎把你的想法發送到這個郵箱zhongxueshengzqb@126.com,讓那些“面對面”不好說出口的話在這裡交匯,形成一場“背對背”的討論。

  我們等著你。

  —————

  錯位

  “老師今天又找我瞭,你沒跟老師請假就擅自回傢瞭,雖然是課後的自習時間,說嚴重瞭也是曠課,你能不能別總讓老師找傢長!”爸爸說。

  “別說瞭,我知道瞭。”兒子打斷爸爸的話,然後把房門緊緊關上。

  這是15歲的劉子峰與爸爸劉暢日常溝通的狀態。

  “我不明白傢長們怎麼總也不能就事論事,一點兒小事就能引來一大套道理,他總以為我不懂,其實這些道理我已經聽瞭很多遍瞭。”劉子峰說,每當聽爸爸又要開始講道理,他從心裡就會升起一種莫名的反感。

  孩子反感,傢長也不好受。

  很多傢長在說到自己跟青春期的孩子相處時總會提到一個詞:委屈。“我已經很註意瞭,現在跟他溝通之前總要在腦子裡反復打幾遍草稿。”劉暢說。

  青春期的孩子和傢長之間存在著一種錯位:傢長想說的不是孩子想聽的。正是這種錯位使得孩子和傢長之間不能“有話好好說”,甚至“一說就崩”。

  這一次,劉子峰和爸爸的溝通又一次“錯位”瞭。

  “十一”長假前,劉子峰的爸爸劉暢被叫到瞭學校,不僅是因為劉子峰沒請假就擅自回傢,更是要提醒劉暢:以孩子目前的學習成績和學習狀態,能考上一個好高中很難。班主任建議傢長盡快找好退路,別等考試結束再著急。

  在劉暢看來,老師提出的問題非常嚴峻,而兒子劉子峰依然“逮著機會就玩手機”“看不出絲毫的緊迫感”。

  劉暢認為,兒子之所以這樣是沒有認識到中考在人生中的重要性,“這其中的道理還是要再給他講講”。

  為瞭避免引起兒子的反感,劉暢進傢門之前先在樓下打瞭腹稿:先說什麼、後說什麼、哪些多說、哪些少說,都進行瞭排列。“孩子不喜歡聽學習的事,就拿沒請假這件事作為開頭。”劉暢說。

  沒想到才說瞭幾句話,劉子峰就煩瞭。

  一位專傢說,青春期的孩子最不喜歡傢長嘮叨,而愛嘮叨的不僅是媽媽,爸爸的“講大道理”是讓青春期的孩子更煩的一種嘮叨,因為,在爸爸們講大道理之前往往已經在內心認定瞭孩子是錯的。比如,他們在講道理常以“你能不能別……”“我早說過……”開頭,這些詞帶有非常強的指責口吻,其背後的意思就是“你應該做而沒做”。

  指責、否定再加上沒完沒瞭的大道理,根本無法給孩子真正的幫助。

  “每次爸爸講完道理就完瞭,可那些問題還在,比如我學習成績不好,爸爸除瞭講道理外就是給我報課外班,課外班多瞭又沒時間寫學校老師留的作業,沒時間消化,成績就更差……”劉子峰說,但是當劉子峰把這個問題提給父母後,他們也沒什麼辦法,往往用一句“別的孩子怎麼能做到”來結束。

  “在人的發展過程中會發生兩次分離,一次是早期嬰兒階段,一次發生在青少年時期。”中國礦業大學(北京)心理健康教育咨詢中心主任劉海娟說,在第二次分離階段,青少年會試圖擺脫嬰幼兒時期所內化的父母形象,脫離對父母的情感依賴,重新建構自我,成為真正心理上獨立自主的個體,在心理上與父母分離。在這個階段,青少年一方面害怕失去與父母的情感聯結,又期待與父母有緊密的關系,特別是在遇到困難時;另一方面又害怕被控制、失去自主性,竭力希望遠離父母、保持距離。

  在專傢看來,青春期孩子與父母之間的錯位,根源在傢長。

  更讓孩子受不瞭的是,傢長們總要煞有介事地先從一個別的話題引入。

  “不少孩子告訴我最害怕剛考完試的那頓晚飯,傢長總是假裝先問問‘今天中午在學校吃的什麼呀’,甚至從無關緊要的天氣聊起,但是最後總要落到‘考得怎麼樣’這個問題上。”在北京市海淀區某中學任班主任的董老師說,“十幾年的朝夕相處,孩子們早就知道傢長說出來的話背後的意思瞭”。

  崩潰

  其實,僅僅出現錯位並不可怕,可怕的是不正視這種錯位,並且在錯誤的道路上執著向前,這種情況也往往發生在傢長身上。

  雲惠正在上高一,跟別的孩子相比,雲惠的青春期來得稍晚一些,正好碰上瞭這次疫情。

  “我突然覺得自己很容易煩躁,動不動就跟父母發脾氣,但是跟同學在一起就覺得很開心鬥一番作弊,可聊的話題也更多。但是因為疫情,外出的機會少瞭很多,好不容易盼來瞭跟同學一起出門的機會,我媽媽還總是要跟著。”雲惠說。

  雲惠為媽媽的行為煩惱,而雲惠的媽媽盧錦同樣也很不適應女兒的變化。

  “女兒從小到大一直是自己的‘小棉襖’,走到哪兒都要拉著我,現在她不僅總想單獨行動,而且跟我也沒什麼話說。”盧錦說。

  雖然盧錦也知道孩子進入青春期後更獨立、更願意跟同伴在一起,但是她又擔心幾個十幾歲的孩子單獨外出會不安全。於是,每次雲惠外出,盧錦都會提出要開車接送。

  一個要送,一個不讓送。兩個人沒少為這個事爭執,矛盾終於爆發。

  某個周末清晨,盧錦聽到衛生間裡傳來女兒洗漱的聲音。沒過多久,她便聽到瞭開關門的聲音。盧錦突然清醒瞭——這是女兒出門瞭!沖出臥室後,盧錦看到女兒留在餐桌上的紙條,說跟同學一起到一個購物中心逛街。

  這個購物中心距離盧錦傢大約20公裡。盧錦立刻撥通瞭女兒的電話,表示要開車送她們。女兒答復要跟幾個同學一起打車過去。

  盧錦還想繼續說服,女兒卻掛斷瞭電話。

  “這孩子為瞭躲著我開始偷著往外跑瞭!”盧錦想到這裡非常氣憤,緊跟著腦子裡又蹦出“她們叫不到車怎麼辦”“司機是壞人怎麼辦”等想法,於是盧錦顧不上洗漱,隨便套上瞭一件衣服就出瞭門。

  盧錦發現女兒跟3名同學上瞭一輛出租車,也叫瞭一輛出租車追瞭過去。在車上,盧錦迅速與另外3個孩子的傢長取得瞭聯系,告知其他傢長自己正在追趕他們,會安排好孩子們的午飯,並保證最後把他們送回傢。

  盧錦到達目的地時,女兒和同學正準備過馬路。這時,同行的孩子發現瞭盧錦,盧錦以為孩子們會停下來,沒想到,女兒反而拉著同學快跑起來。

  一路追趕已經狼狽不堪的盧錦看到女兒的態度時,徹底崩潰瞭。她停下瞭追趕的腳步,用足瞭力氣沖著馬路中間吼道:“滿意(盧錦女兒的小名),你給我站住。”

  這個歇斯底裡的聲音把盧錦自己也嚇到瞭,路人的目光都看向瞭盧錦及正在狂奔的幾個小姑娘。

  “我到現在也忘不瞭,女兒回頭看到我的眼神,充滿瞭震驚和厭惡。”盧錦說。

  女兒被同學拉到瞭盧錦身邊,她沒有抬頭看盧錦,隻大喊瞭一句:“你太討厭瞭!都被你毀瞭,你到底要怎樣!”

  “青春期是一個分離個體化的過程。”劉海娟說,在進入青春期後,青少年開始有瞭自己內心的秘密,需要一個自己的空間;不喜歡和父母出行,喜歡和同齡人交流,和父母的交流減少;很多時候,他們有與父母不同的想法,用叛逆表明自己有獨立見解。他們有被理解、被尊重的需要。再後來,他們會刻意保持與父母的不同,父母贊同的往往就是他們不贊同甚至是反對的,他們不斷地掙脫父母的管教。

  顯然,盧錦的所有做法恰恰都是雲惠最想反對的。

  還有些專傢認為,青春期的沖突其實很多時候是傢長沒有處理好情緒造成的,十幾歲的孩子已經有瞭基本的是非觀,他們並不是“不知道應該怎麼做”,而是在逆反的情緒下“偏要怎麼做”。這個時候,如果傢長成為最先爆發、最先崩潰的那一個,就已經輸瞭。

  “傢長要能沉得住氣。”中國青少年研究中心少年兒童研究所所長孫宏艷在接受中青報·中青網記者采訪時曾這樣說。

  對於青春期的孩子來說,學會控制自己的情緒是青春期的重要一課,而盧錦的做法恰恰給瞭孩子一個負面的形象。“無論媽媽怎麼批評我,我從來沒有嫌棄過她。但是那天,她讓她在同學面前丟盡瞭臉,我第一次覺得厭惡。”雲惠說。

  誤區

  不過,有些傢長走向瞭另一個極端:隻要發現孩子的情緒不對就閉嘴,甚至完全采取瞭放任的態度。

  這也是一個誤區。

  一位專傢對中青報·中青網記者說,不要輕易與青春期的孩子起爭執,但是依然還要守住教育的底線,比如孩子的行為不能損害生命健康、要符合道德標準等。

  周佳的青春期叛逆是伴隨著對自己容貌的極度不滿意而來的。當時周佳正在上初二,突然有一天發現自己腦門上長瞭幾個痘痘。那些天,周佳覺得每個看向自己的人都會瞟幾眼自己的額頭。從那天起,周佳開始嘗試各種辦法:用劉海遮擋、用遮瑕霜,再後來父母帶她去瞭一傢權威的醫院,醫生告訴她這與青春期內分泌不穩定有關。

  各種方法見效都不明顯後,周佳開始在網上找“出路”,無論是“偏方”還是“祖傳秘方”,都要試一下。周佳的父母也阻止過,但是,周佳根本不聽勸,而且隻要父母一批評,她就哭鬧。

  看到周佳情緒這麼激動,父母便不再勸瞭,但是減少瞭周佳的零花錢。周佳便省吃儉用繼續在網上買藥。

  一次,為瞭買藥,周佳偷拿瞭媽媽剛剛從銀行取出的5000塊錢。這一次,爸爸媽媽急瞭,輪番教訓周佳,甚至動起瞭手。周佳哪裡被父母這樣對待過,大吵起來,差點兒離傢出走。

  專傢指出,傢長的底線一定要一直清晰,要讓孩子瞭解哪些是可以做的,哪些是絕對不能做的,並且在孩子剛開始觸碰底線時及時制止。青春期的孩子並不隻是叛逆,當他們遇到挫折時,也期待父母的幫助。但是,有時傢長僅僅為瞭與孩子少起沖突就放任不管,在這個過程中也失去瞭及時給孩子糾正方向的機會,等孩子釀成大錯時再管,不僅會引發更大的沖突,而且也有可能會給孩子造成傷害。

  “傢長在與青春期的孩子相處時要把握住三點。”劉海娟說,第一要放權,父母要接受現實,青春期的孩子一定會從一個被父母呵護的狀態走向獨立自主,父母要學會把孩子成長的主動權交給孩子。第二是做到“不求不助,有求必應”,傢長要給孩子成長的空間,甚至是試錯的空間,做到“不求不助”,但同時還要做到“有求必應”,孩子遇到解決不瞭的困難時,要及時給予幫助,傢長要成為孩子內心的“安全基地”。第三,“傢長要保持與孩子的情感聯結。能夠接納孩子情緒上的起伏以及這個年齡特有的‘愛恨情仇’,有瞭支持和接納,孩子才能夠讓父母看到自己的思想,才能夠在孩子遇到挑戰安全底線、道德底線的情況時及時給予指導和保護。”

  (應被采訪者要求,孩子和傢長均為化名)

  記者 樊未晨

吳彥祖也來娛樂城推薦

郭富城最愛的線上麻將推薦

賭徒必備開心鬥一番作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