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心鬥一番兌換碼2021】利用盟友監聽盟友美監聽丑聞令全球嘩然_開心鬥一番官方網站

□ 王一同

  近日,來自丹麥、瑞典、挪威、德國和法國的7家主流媒體共同披露稱,美國曾于2012年至2014年在丹麥情報部門的協助下,暗中監控多位歐洲盟國高層政治人物,德國總理默克爾赫然在列。丑聞曝光后,國際輿論一片嘩然。法德等美國傳統盟友紛紛表示“不可接受”,并敦促美國就其所作所為進行解釋和說明。

  美再被曝監聽歐洲政要

  丹麥廣播公司引述9名消息人士的話報道稱,美國中情局前雇員斯諾登于2013年揭露美國大規模監聽計劃后,丹麥國防情報局2014年展開代號“鄧哈默行動”的內部調查,并于2015年寫成報告。調查發現,在2012年至2014年間,美國國家安全局(NSA)通過 開心鬥一番 與丹麥國防情報局合作,有目的地連接丹麥互聯網以獲取數據,從而監聽德國、瑞典、挪威和法國等國的政壇高層。

  9名消息人士爆料稱,被NSA通過丹麥通訊設施竊聽的瑞典、挪威、法國和德國等國政界高層包括德國總理默克爾、德國時任外長即現任總統施泰因邁爾、德國前財政部長施泰因布呂克等人。

  據悉,NSA以各高官的電話號碼為參數,通過丹麥的海底互聯網電纜進行竊聽,為此還專門在哥本哈根以南的阿邁厄島上修建了數據中心,而丹麥領海中有聯通瑞典、挪威、德國、荷蘭和英國的海底互聯網電纜站點。實施監控時,NSA能獲得被監控對象的手機短信、電話和網絡使用情況,包括網上搜索、網絡聊天、網絡短信等。

  斯諾登日前在推特上發文,要求丹麥及其盟友公開所有信息。他同時把矛頭對準拜登,指控當時擔任美國副總統的拜登“從一開始就深度參與此次丑聞”。

  丑聞被曝光后,丹麥國防情報局拒絕對報道予以置評,NSA也尚未回應。白宮方面雖已對此作出回應,但表述十分模糊。當地時間6月1日,代理發言人卡琳·讓·皮埃爾在白宮新聞發布會上回應記者提問時稱,2014年美國政府啟動了針對監聽部門的全面審查,時任總統奧巴馬發布了總統指令,極大程度地改變了監聽機構的行事方式。美國將繼續通過NSA與歐洲盟友展開合作,并對一切質疑作出回應。

  歐洲盟友稱“不可接受”

  法國總統馬克龍和德國總理默克爾5月31日要求美國和丹麥就上述事件作出解釋。馬克龍表示,如果媒體爆料的情況屬實,那么“此事發生在盟友之間是不可接受的,更不用說還發生在歐洲盟友伙伴之間”。

  馬克龍在講話中敦促美國就此前監聽盟友的舉動進行說明,同時要求其說明“目前的行動”。

  默克爾對馬克龍的要求表示贊成,指出德國政府早在斯諾登事件時就表明了自己的立場,“竊聽朋友是不可接受的”。她強調德國現在的態度與當年一樣。

  對于丹麥媒體曝光的竊聽事件,瑞典國防大臣胡爾特奎斯特要求涉事方公布所有信息;挪威首相索爾貝格指責稱,盟友竊聽盟友的做法只會加劇相互間的不信任,“對美國來說不是什么聰明的投資”。

  在被監控名單上的施泰因布呂克稱此事是“政治丑聞”,“(美國)情報機構的確在攔截和監視其他國家的高級代表的信息,這很荒唐……我認為這是一樁政治丑聞。”

  6月1日,德國聯邦議院議員亞歷山大·庫里茨表示,這是“嚴重的背叛”,美國和丹麥必須作出解釋。庫里茨稱,此次被曝 娛樂城 光的監聽事件是一樁“絕對的丑聞”,“我對發生這樣的丑聞感到十分失望,我認為,濫用盟友的信任是非常危險的”。

  俄羅 幸運飛艇 斯外交部發言人扎哈羅娃6月1日在一檔直播節目中談到“美國通過盟友監聽盟友”的丑聞。扎哈羅娃批評美國將自己“排除于規則之外”,并指出被曝光的美國監聽活動“不過是冰山一角”,“事實遠比人們看到的還要可怕”。扎哈羅娃表示,“事實比現在媒體報道的要可怕得多,北約甚至可能不知道他們內部到底發生了什么。”

  在5月31日中國外交部例行記者會上,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回應記者提問時表示,事實一再證明,美國是公認的全球頭號“黑客帝國”和竊密大戶,其竊密對象不僅包括競爭對手,也包括美國自身的盟友,稱得上是大規模、無差別竊聽竊密的慣犯高手。即便是美國的盟友也對此表示不可接受。汪文斌指出,具有諷刺意味的是,美國這樣一個竊密大戶,居然打著“清潔網絡”的旗號,聲稱要維護網絡安全。這充分暴露了美國維護網絡安全是假,打壓競爭對手是真;維護盟友安全是假,維護自身霸權是真。

  美歐再度陷入信任危機

  一而再、再而三的竊聽事件,使美歐之間屢次陷入信任危機。

  此次竊聽丑聞再次說明,美國一直意圖成為美歐關系的主宰,盟友于美國而言不過是維護自身利益的“工具人”,表面上擺出盟友交好、宣揚平等的姿態,實際上卻從來沒有放下“美國優先”的霸權主義政策。肆無忌憚地對主權國家進行監聽,也充分暴露出美國政府的虛偽,顯示出美歐之間的不信任。這種行為也勢必會削弱美歐間的政治互信,進一步加深雙方裂痕。

  自2007年起,NSA就開始實施被稱為“棱鏡計劃”的絕密級網絡監視監聽計劃。2013年6月,斯諾登披露了該計劃,在當時的爆料中,美國就被指曾監聽默克爾的手機。

   球版 此后,“維基揭秘”網站又在2015年爆料,NSA先后監聽過法國三位總統希拉克、薩科齊和奧朗德,獲取了關于他們施政的一些重要情報。

  丹麥廣播公司2020年就曾報道,美國利 明星三缺一 用丹麥互聯 鬥陣歡樂城 網通訊電纜,收集丹麥和歐洲各國國防產業情報,從而獲取相關國家的戰機采購計劃資料,并可自由獲取包括丹麥公民隱私信息在內的互聯網原始數據。

  如今丹麥媒體的爆料再一次證明,在斯諾登事件后美國并未收手,繼續對歐洲盟友進行監聽,默克爾更是再度“榜上有名”。

  據悉,拜登上任后把修復美國與歐洲盟友的關系作為首要任務之一。拜登更是將于6月11日前往英國參加G7峰會,開啟就任后的首次出訪。但這起最新竊聽事件無疑給了歐洲國家“當頭一棒”。如何制定具有普遍約束力的國際規則,令美式“監聽”不能一而再、再而三地上演,是包括歐洲國家在內的國際社會亟須思考和解決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