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心鬥一番兌換碼2021】亞裔歧視撕下美國”人權外交”遮羞布_開心鬥一番官方網站

   近一段時間以來,美國國內歧視亞裔事件不斷發生,以往沉默、低調的亞裔不得不走上街頭,開展捍衛自身權益的游行活動。為何近期美國國內針對亞裔的歧視事件不斷增加?其中有新冠肺炎疫情的影響,也與美國霸權相對衰弱背景下其社會矛盾增多、族群問題加劇不無關系。美國雖然標榜“人權至上”,但國內的族群歧視、不平等等問題多年來沒有得到解決,再加上美國一些政客“推波助瀾”,煽動族群歧視,導致美國國內族群問題更加嚴重。令人瞠目的是盡管本國存在種種劣跡,但美國對外卻依然充當“人權先鋒”,頻頻推行“人權外交”,不知其理直氣壯的底氣從何而來?

  亞裔為何處境堪憂

   近一段時間以來,美國亞裔經常遭受無端攻擊,受害者以女性和老人居多。美國“停止仇視亞太裔”組織的報告顯示,去年3月至今年3月,該組織共收到3800余起針對亞裔的種族歧視事件報告,包括人身攻擊、言語攻擊等,其中華裔被攻擊最多,攻擊事件最常發生的地點是商務場合。

   顯然,對于亞裔的攻擊是別有用心的。在美國,2020年仇恨犯罪在全國總體下降了7%,然而針對亞裔的仇恨犯罪卻增加了近150%。紐約最為嚴重,針對亞裔的仇恨犯罪較上一年劇增833%。社交網站上甚至還有人公然發起“扇亞裔耳光挑戰”活動。對亞裔的暴力事件使得一些亞裔即使是去超市或散步時都高度緊張,這種恐懼在亞裔人群中大量存在。

   眾所周知,美國是一個多族群的移民國家,但是社會大熔爐卻并未化解各族群之間的差異、分歧和仇視。作為美國社會痼疾的種族主義,此前受到更多關注的是針對非洲裔和拉丁裔的歧視,但是為何近些年針對亞裔的歧視現象越來越多?

   這與美國社會白人至上之風愈演愈烈不無關系。不可否認的是,亞裔為美國的發展作出了重要貢獻。亞裔普遍重視教育、遵守秩序,經濟收入和受教育程度均高于美國平均水平。即便如此,作為美國的少 幸運飛艇 數族群,亞裔的社會地位卻并未得到根本改善,美國社會對亞裔因為缺乏足夠了解而抱有很多刻板印象。近日,皮尤研究中心對美國人口數據中的亞裔群體做了更深入的分析,指出目前美國亞裔人口數量已達到破紀錄的2300萬人,占美國人口約6.5%,如果按現有的趨勢發展下去,到2060年美國亞裔人口將達到4600萬人,屆時亞裔將超過其他族群成為美國最大的移民群體。美國的一些白人鼓吹“白人至上”,對其未來感到焦慮。一些群體更是將自身的失業和經濟狀況惡化歸因于亞裔,這些因素共同構成了當前對亞裔的攻擊事件頻發的社會背景。

   自新冠肺炎疫情蔓延以來,美國一些政客大肆散播“功夫流感”“中國病毒”等政治污名化概 球版 念,企圖“甩鍋”以掩飾國內抗疫不力的現實。這直接導致亞裔遭受不斷升級的言論與暴力威脅,甚至在公共場合被羞辱、攻擊。美國社會對亞裔的歧視變本加厲,激起了亞裔的不滿和反抗。在華盛頓、達拉斯、芝加哥、舊金山等地,美國亞裔正在行動起來,為他們最起碼的生存權而斗爭。同時,不少亞裔也不得不通過購買槍支、加強組織等方式 明星三缺一 來維護自身的安全。

   開心鬥一番 令人擔憂的是,目前華裔在亞裔中的處境最為困難。這幾年“仇亞”犯罪案件的受害者以華人為主,占到幾乎半數。美國一些政客將新冠病毒稱為“中國病毒”,實際上是在炒 鬥陣歡樂城 作“中國威脅論”。隨著中國的不斷發展,美國日益將中國視為戰略競爭對手,不斷進行打壓和圍堵。在亞裔中將華裔進行分離和孤立的苗頭已經出現,這種情形令人憤慨。

  “人權教師爺”的真面目

   盡管美國國內種族問題堪憂,人權狀況不佳,但這似乎并不妨礙美國在國際上推行“人權外交”。長期以來,美國不僅不對自身的人權問題進行深刻反省和檢討,反而自欺欺人地標榜自己是所謂的“人權楷模”,以國際“人權教師爺”自居,頻頻指責其他國家存在所謂的人權問題,肆無忌憚地在人權問題上玩弄雙重標準,將人權作為其干涉別國內政、維護自身霸權的工具。

   僅以特朗普政府為例,退出世界衛生組織、退出《巴黎協定》,以霸凌行徑威脅國際機構,施行單邊制裁,疫情期間繼續強制遣返移民……特朗普政府對國際社會欠下累累的“人權債”,在削弱美國國際聲譽的同時,也嚴重妨礙了國際人權合作。聯合國人權特別機制曾多次對美國方面的種族歧視和仇恨言論提出批評,聯合國發言人更是指責美國對亞裔的歧視是其剝削和虐待史的延續。美國的所作所為早已引發多國不滿。正如國務委員兼外交部長王毅所指出的,一國人權狀況如何應由本國人民來評判,而不應由其他國家依據自身好惡斷定。西方一些國家的人權觀并不代表國際人權觀,世界應該傾聽、吸收發展中國家的主張,讓人權的定義更加全面、豐富和均衡。既要重視政治和社會權利,也要重視生存權和發展權;既要講民主自由,也要講公平正義。

   事實上,美國國內種族矛盾加劇、人權狀況惡化與美國霸權相對衰弱不無關系。近年來,美國國內經濟社會矛盾加劇,致使社會分化、政黨極 娛樂城 化。而在美國的選舉政治當中,各派政治勢力為了獲取選票,甚至刻意凸顯種族差異,使得種族問題更加復雜嚴峻。在國際社會,面對以中國為代表的新興市場經濟體群體性崛起,美國的霸權焦慮加劇,不斷拉幫結派,制造分裂、對立,假借“人權”之名行霸權主義之實,使得大國協調遭受沖擊。這反過來也會作用于美國國內的種族問題之上,麥卡錫主義殷鑒不遠。

   簡而言之,美國為了維護自身霸權,在國內大搞身份政治,使得種族問題更加嚴峻;在國際社會大搞人權外交和意識形態之爭,使得大國戰略競爭加劇。不過,歷經一系列種族問題的沖擊和民主丑聞的曝光,美國“民主燈塔”和“人權衛士”的“人設”已然崩塌,世界人民更加清楚地看到了其長期奉行雙標、推行霸權的底色,“人權外交”的幌子是再騙不了人了。

   (作者:凌勝利,系外交學院國際安全研究中心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