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心鬥一番兌換碼2021】鴻蒙出世迎大考_開心鬥一番官方網站

  2019年,華為“鴻蒙系統”這個詞開始出現在人們視線中。今年6月2日,鴻蒙“刷屏”。華為正式發布HarmonyOS 2(鴻蒙操作系統),并宣布即日起,將為HUAWEI Mate 40系列、Mate 30系列、P40系列、Mate X2、nova 8系列、MatePad Pro系列等近百款設備陸續展 開心鬥一番 開HarmonyOS 2升級,讓更多消費者體驗到鴻蒙更便捷、更流暢、更安全的全場景交互。

  這意味著,到明年上半年,鴻蒙系統基本能覆蓋華為近5年來發布的所有主流智能設備。“無論經歷多大的困難、多大的打擊,我們為全球消費者提供更好的用戶體驗、更好產品的決心不會改變。”華為常務董事、消費者業務CEO余承東說。

  鴻蒙離你很近

  在長達1個多小時的發布會上,華為向業界傳遞出一個信號:鴻蒙不僅僅是一款手機操作系統,而是面向萬物互聯時代打造的新一代智能終端操作系統。

  正如華為消費者業務軟件部總裁王成錄所言:“互聯網時代,消費者可以根據自己的需要下載不同的APP,即組裝不同的軟件。鴻蒙的目的是讓消費者根據自己的需要,組裝不同的硬件,調用不同設備。”

  簡而言之,鴻蒙為不同設備的智能化、互聯與協同提供統一的語言,讓消費者操控多個設備像操作一臺設備一樣簡單。賽迪智庫信息化與軟件產業研究所高級咨詢師鐘新龍解釋,鴻蒙系統采用分層式架構設計,將系統拆成很小的顆粒度,根據終端需求進行“拼裝”。

  “例如,智能手表并不需要擁有像手機那么多的功能,一些子系統無需安裝,減少了系統的擁堵性,實現了無論設備存儲規格大小,都可以使用鴻蒙系統。”在鐘新龍看來,鴻蒙與安卓是分屬于兩個時代的系統,前者面向萬物互聯,而后者賴以生存的根據地更局限于手機。

  什么是萬物互聯?作為已經使用鴻蒙系統近3個月的測試員,鐘新龍的體會是“暢”“快”:“無論是APP的響應還是設備間的交互,都很流暢。手機操作頁面可以直接映射到華為智慧屏、Pad、筆記 娛樂城 本電腦,實現無縫銜接。例如,在微信視頻時同事發來一份文件,以前需要用電腦登錄微信、同步信息,才能接收文件。而現在無需掛斷電話,直接將文檔拖入筆記本就能查看。”

  再比如,觀看電影時,“以前將安卓手機 明星三缺一 上的愛奇藝視頻投屏到電視上,大概用時3秒至4秒,而鴻蒙系統1秒就可以完成視頻流轉,最大的區別在于,并不需要在顯示器上再裝一個視頻APP,這是目前安卓系統做不到的”。

  鴻蒙的出現將打通設備互聯的壁壘,正如余承東所言:“萬物互聯時代,沒有人會是一座孤島,每個人、每個設備都是萬物互聯的一部分。”

  生態才是最大考驗

  生態是衡量操作系統成熟度的最終標準,僅僅擁有技術并不能完全左右產業走向,微軟、三星都是一頂一的技術高手,但始終無法筑起屬于自己的生態“城墻”,鴻蒙也面臨相同處境。

  建“城墻”,第一步要有“硬”實力。華為官方披露數據顯示,鴻蒙目前累計擁有超過1000家硬件生態合作伙伴,幾乎覆蓋了所有品牌家電企業。而作為鴻蒙的首批合作伙伴,美的集團、九陽股份、老板電器等企業將陸續推出搭載鴻蒙系統的智能家電。美的集團IoT副總裁兼CTO向江旭也曾公開表示,鴻蒙系統將先在單個品類上試水,并在2021年逐步實現全品類覆蓋。

  合作伙伴的支持給了華為消費者業務AI與智慧全場景業務部副總裁楊海松極大的信心:“今年整個鴻蒙生態產品規劃會有過千個SKU(庫存量單位)。”這也意味著基本上首批接入鴻蒙系統的產品將會到達幾乎所有用戶日常高頻使用的智能場景。

  “城墻”能否建成不僅取決于終端連接數,更重要的是這個系統上有多少開發者。

  此次發布會上與鴻 幸運飛艇 蒙一起亮相的還有HUAWEI Mate 40系列新版本、HUAWEI WATCH 3系列、HUAWEI MatePad Pro等手機、智能手表、平板產品。鴻蒙對于華為的意義不僅僅是手機,通過手表、平板、智慧屏、車載信息娛樂產品等進入物聯網設備市場,引導開發者開發基于鴻蒙原生的物聯網應用生態,這才是鴻蒙的雄心所在。

  做到這一點,鴻蒙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目前,全球范圍內iOS的開發者數量在2400萬名左右,安卓也擁有2000萬名開發者,而鴻蒙現在的開發者數量卻不足百萬名。

  根據華為透露的數據,基于確 鬥陣歡樂城 定時延引擎、高性能IPC與微內核結構優勢,同樣的應用鴻蒙打開速度相比安卓快60%左右。更多用戶關注與使用,也會驅動開發者投入鴻蒙生態的應用開發。

  “一個新的操作系統要想實現萬物互聯必須給用戶帶來順心、舒暢、便捷的交互體驗,只有征服了消費者才能吸引更多的第三方合作伙伴、企業、開發愛好者加入,共同打造屬于鴻蒙自己的生態圈。”鐘新龍說。華為鴻蒙,任重道遠。

  切換賽道再出發

  從拿下智能手機全球市場份額第一到困于美國制裁,市場占有率不斷下跌,破壁是華為這些年一直在堅持的事情,而如今的鴻蒙對于華為而言,是應對外部打壓、闖入軟件領域的放手一搏。

  “目前發布鴻蒙,其實也是在芯片供給受阻的情況下,切換賽道,本質上是用軟件扶硬件,把軟件優化得足夠好,幫硬件爭取足夠的時間。”鐘新龍說。

  業界有聲音認為,在美國的制裁下,今年很可能是華為達成鴻蒙生態目標的最后窗口期,這也是鴻蒙于6 球版 月2日在手機端公測的原因。但在王成錄看來,華為消費者業務的根基不在自己手里,這才是最大的風險,華為必須要做自己的操作系統,“生態建設是個從量變到質變的過程,鴻蒙一定要勇往直前”。

  縱觀全球科技巨頭企業,近年來也都不再硬扛,開始服“軟”。軟件和服務收入占比在蘋果公司每個月的財報中不斷提高;前不久,谷歌同樣發布了新操作系統——Fuchsia,計劃在手機、平板、筆記本上首先搭載使用。

  “鴻蒙系統更大的意義在于,倒逼華為改變直接售賣硬件的商業模式,擺脫芯片封鎖帶來的業務風險,通過深度定制的軟件授權及渠道傭金獲得持續的收入實現業務延續。”DCCI互聯網研究院院長劉興亮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