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心鬥一番兌換碼2021】設定全球最低企業稅率 七國集團打的什么”算盤”_開心鬥一番官方網站

  閱讀提示

  最低稅率一旦實施,或將結束“逐底競爭”——即部分國家以超低稅率和免稅優惠吸引企業的局面。但有一點不能忽視:對那些人口稀少、自然資源匱乏,通過低稅率吸引外資是其提高全球競爭力重要途徑的國家來說,如果建立統一的稅收“聯盟”,體量更小的 鬥陣歡樂城 成員國難免成為大國穩定稅收的“墊腳石”。

  8年談判后,全球最低企業稅率的設定邁出重要一步。

  當地時間6月5日,七國集團(G7)成員國在倫敦達成一致:支持把 開心鬥一番 全球最低企業稅率設為15%,并將在改革國際稅收規則、取消數字服務稅等領域進行協調。

  分析人士稱,最低稅率一旦實施,無疑將結束“逐底競爭”——即部分國家以超低稅率 球版 和免稅優惠吸引企業的局面。但要最終達成國際共識,將是一個相當復雜且漫長的過程。

  一

  當地時間5月4日至5日,七國集團財政部長和央行行長會議在倫敦舉行。

  會后,七國集團成員國發表了關于設定全球最低企業稅率的聲明。

  據新華社報道,英國財政大臣里希·蘇納克在社交媒體上表示,要確保稅收公平,特別是讓企業在其產品或服務的銷售市場繳納更合理稅額。

  美國財政部長耶倫也在社交媒體上發文稱,設置全球最低企業稅率將結束各國競相壓低企業稅率的“競賽”。

  而外媒的報道中,蘇納克直接將這一協議形容為“歷史性的”:“經過多年的討論,G7財長們達成了一項歷史性的協議,即改革全球稅收體系,使其適應全球數字時代。”

  為應對全球經濟數字化發展給國際稅收政策帶來的挑戰,2013年,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發起了有關全球稅制改革的談判。美國在其中一直大力推動。

  在外界看來,“全球最低企業稅率”一旦實施,首先受影響最大的將是谷歌、臉書和亞馬遜等科技巨頭,他們通常利用數字服務在地域上的靈活性,將利潤轉移到低稅率國家。

  另一方面,這將重新定義跨國企業征稅的方式和地點,理論上會打擊“避稅天堂”的存在。

  二

  當今世界,由于各個國家制定的稅率不一,很多大型跨國企業往往會選擇將全球銷售利潤、稅收等轉移到低稅率國家,以此來避稅。

  這種行為發展下去形成所謂的“逐底競爭”,即各國競相以超低稅率和免稅優惠吸引企業巨頭。

  其中一些國家和地區更是被冠以“避稅天堂”的稱號,最著名的當屬維京群島、開曼群島、百慕大群島以 明星三缺一 及巴拿馬、盧森堡等。

  顯然,“逐底競爭”讓很多國家和地區稅收顯著受損。這些跨國企業在全球賺取高額利潤的同時,實現著程度驚人的“逃稅”。

  據聯合國數據,科技巨頭轉移利潤導致各 娛樂城 國每年損失的稅收高達5000億至60000億美元。

  有第三方調研報告顯示,過去10年間,僅亞馬遜、谷歌、蘋果、臉書、微軟、奈飛6家美國公司應納稅額和實納稅額的差值就超過1500億美元。

  而據英國《衛報》此前報道,以微軟在愛爾蘭的子公司為例,其在2020年創造了近3150億美元的利潤,幾乎相當于愛爾蘭GDP的四分之三,卻因為在百慕大注冊而避稅。

  而在各國就最低稅率達成一致的前提下,如果企業在某個國家支付的稅率低于最低稅率,所在國政府就可以將其增加到商定的最低稅率水平。

  以美國為例,其財政部預計,阻止美企將利潤轉移至海外將帶來大約7000億美元的財政收入。

  三

  6月11日至13日,G7國家領導人峰會將 幸運飛艇 在英國康沃爾召開,預計將進一步落實此次七國集團財長會議達成的共識。

  協議還將于今年7月提交20國集團(G20)威尼斯峰會,并在經合組織牽頭下進行全球稅改談判。經合組織的目標,是希望在今年10月初步達成一項全球協議。

  不過,在分析人士看來,確定“全球最低企業稅率”是一個相當復雜且漫長的過程。經合組織需要協調全球140個國家和地區,最終還需要相關國家及地區簽署多邊公約,以及各國自身進行修法調整。

  有專家表示,在稅收主權獨立原則下,其他國家是否有義務接受七國集團的方案呢?

  實際上,在七國集團財長會議進行討論時,已經有低稅率國家表達了不同意見。這些國家往往人口稀少、自然資源匱乏,通過低稅率吸引外資是其提高全球競爭力的重要途徑。

  有評論因此認為,從這個意義上說,如果建立統一的稅收“聯盟”,體量更小的成員國難免成為大國穩定稅收的“墊腳石”。

  以美國為例。今年4月,美國財政部公布《美國制造稅收計劃》,將美國企業稅稅率由21%上調至28%,并將企業海外利潤的最低稅率從10.5%提高至21%。

  白宮預計,增稅計劃將使聯邦政府在未來15年增加約2萬億美元收入,抵消拜登政府基建計劃的成本。

  新華社的評論因此認為,在拜登政府增稅計劃的框架下,為全球企業稅率設定底線,可防止在低稅率地區納稅的企業,比向美國政府納稅的企業擁有更多競爭優勢,實際上是給美國企業競爭力上了一道保險。

  因此,對于美國積極推動設定全球最低企業稅率,有觀察人士認為,其背后是讓全球為美國利益“埋單”的思路,防止美國企業將業務轉移到海外,彌補拜登政府試圖提高美國企業稅率可能給美國帶來的“損失”。

  趙曉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