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心鬥一番兌換碼2021】合肥實現就近高考 叫好又叫座的政策如何落地_開心鬥一番官方網站

  視覺中國供圖

  今年,合肥市區有3.5萬名考生報名參加高考。與前些年不同的是,今年的6月7日和8日,為了高考,合肥全城“大遷徙”的場景將不再出現。

  對于合肥市高三學生家長陳慶利來說,今年的4月14日是一個值得銘記的日子。這一天,懸在全家人心頭上的一塊大石終于放下。

  今年春節期間,陳慶利就被班上其他家長拉進了“高考置換房”微信群。看到群里接二連三的訂房成功信息,陳慶利和丈夫按捺不住了。2月28日一大早,他們先是開車到合肥市一中考點附近的酒店,預訂了一個單間和一個標間——準備一個給孩子住,一個夫妻二人“陪考”住。隨后,他們又前往合肥八中、合肥十中考點附近,分別又訂了2套房。

  “不知道孩子會分在哪個考點,但班上幾乎所有家長都訂了‘高考房’,準備等到考點公布那天,大 球版 家再互通信息,進行房間‘置換’。這么多房間,總能派上用場。” 陳慶利解釋。

  事實上,合肥市區絕大多數高考考生家長都有過類似的煩憂。作為單一高考考區,合肥市區每年有約3萬名考生,以往考點隨機編排,高考考點和考生住家相距甚遠的情況屢屢發生,由此給部分考生在交通、住宿、飲食等方面帶來諸多不便。

  今年4月14日,合肥市教育局發布一條重要公告,使得這一現狀有了根本改觀:“在合肥市委市政府、安徽省教育廳、省教育招生考試院重視和推動下,報經市招委同意,合肥市教育考試院在合肥市區設立分考區,實現高考考點就近安排。”

  “通過劃分虛擬分考區,允許考生自主就近選擇考區,這在全國都算首創。”合肥市教育考試院院長陳毅紅說。

全城“大遷徙” 炒熱“高考房”

  依據剛剛公布的第七次人口普查數據,合肥現有近937萬常住人口,已然跨入了特大城市行列(城區常住人口500萬以上1000萬以下的城市為特大城市——記者注)。近年來,這座被譽為“黑馬”的城市經歷了飛速的城市化進程,合肥市區人口和面積大幅增長。

  教育資源的布局必須緊跟城市化的腳步。從2007年起,合肥市先后將合肥一中、八中、七中、十中等省級示范高中,以及合肥市四十六中學、合肥師范附屬小學等名校從原來布點過密的老城區遷出,向外擴散。在此基礎上,近年來又通過集團化辦學的模式,快速新建一大批優質學校,實現教育資源均衡覆蓋。

  在這種形勢下,合肥市區單一考區的覆蓋半徑急劇擴大,學校與學校以及學校與住家之間的距離越來越大。有業內人士曾測算過,從理論上來說,一名考生所在高中與最遠考點的距離可能是42公里。

  高考那兩天,可以說是一次全城的“大遷徙”。

  “以往,經常有考生反映,在賓館睡不著覺,影響考試發揮;有人分到的考點遠,早上打不到車;有考生所住酒店電梯故障,人被鎖住了……”合肥市第六中學高三班主任馬超見證了多屆高考中的“小插曲”。

  “去年合肥市區設有24個高考考點,意味著每個家長和考生要面對24分之一的概率,誰都不知道會被分到哪個考點,因此心里沒有底。”他說。

  “女兒剛上高一時,很多家長就在群里討論,說高考是‘東西南北大挪移’,大家心里很慌,不知道今后被‘分配’到哪里。”合肥市人大代表陳巧妹早早地就感受到了身為家長的這種焦慮。

  她認為,考點離家太遠,給考生和家長帶來財力和體力上的損耗,萬一有什么證件丟了,還得來回跑。為了維護秩序,公安、交警、城管等部門出動大量執法人員,耗費巨大的行政資源。

  在絕大多數家長看來,要想避免這種“長途遷徙”,“高考房”是最為現實的不二選擇。不過,并不是所有的家長都能確保一房在手——有些位于新區的考點附近人口稀少,鮮有賓館。

  吳女士告訴中青報·中青網記者,去年自己的孩子參加高考,被分到離家20多公里外的考點。因為沒有及時訂房,考點附近的酒店全部滿員。

  吳女士一家三口只能選擇“長途跋涉”。高考當天上午,吳女士一家三口5點半就起床,趕赴考場,中午沒有辦法回家,就在車上將就休息一下,午餐也只能吃外賣。

  高考房成為剛需,由此導致部分考點附近的酒店取消折扣,有的酒店甚至翻倍漲價。心切的家長們只能早早“囤”起客房,時不時地還要與酒店聯系,確保房間被留下來。

  安徽省人大代表沈錦霞曾調研了解到,有位家長提前預訂了9個考點附近的賓館客房。客房價格也水漲船高,普通賓館一天的價格可以輕松過千元。

  “某賓館一個不足10平方米的房間,只有一張簡陋的單人床和一個簡單裝修的洗手間,一晚上就要1300元。由于考生人數眾多且集中,一些考點附近的小旅館大多人滿為患,甚至附近居民也看到商機,短期出租自住房。”她說。

  在陳慶利和很多考生家長看來,一房在手,也不能保證萬事無憂:高考期間住酒店,孩子能不能睡得好?在酒店叫外賣,或是在外面小飯店吃快餐,食品安全能不能保障……

  今年,隨著新政出臺,考生可以選擇離家較近的分考區,盡管考點是隨機分配的,但是離家的半徑限定在考區之內。相較以前,路上的距離已經大大縮小,大部分考生會選擇住在家里。

  5月30日,中青報·中青網記者在合肥市第五中學考點附近的一家酒店了解到,目前各種房型均有余房,預定量較去年有所減少。此外,酒店根據今年高考新政策,專門推出 幸運飛艇 午休房,價格為388元一間。對此,有酒店界業內人士分析,新政出臺之前,家長并不知情,都已訂好房間,因此今年高考期間的訂房率沒有太大起伏,但是明年起,“高考房”肯定會迎來下行趨勢。

考區改革“箭在弦上”

  本次合肥就近高考政策的出臺,離不開社會各界的呼號奔走。早在2016年的安徽省兩會上,安徽省人大代表沈錦霞就建議,教育主管部門就近劃分考點,減少長途跨區域參考的情況發生,也減輕考生家長訂酒店的經濟負擔。

  同樣,陳巧妹也在持續呼吁,讓合肥市區高考考生就近參加考試。2019年的合肥市兩會上,她建議,設立區級招生考試機構,根據考生高中所在行政區域安排高考考點;2020年合肥市兩會期間,她再次建議,全市應再建一批標準化考點,為就近安排考點創造條件。“希望教育部門參照考生居住地、所在學校等情況,運用大數據分析,合理分配考點。”

  據了解,按照教育部高考考務工作規定,高考考生的考場和座位號由省級招生考試機構以考區為單位隨機編排,而合肥各區沒有單獨設立招生考試機構,這成了“分設考區”面臨的最大制度障礙。

  陳毅紅坦言,沒有設立區級招生考試機構是由特殊歷史原因造成的。盡管合肥市下屬的四縣一市已各自設立考區,但是合肥市區只能作為單一考區——體量超大,且長期運行。

  據陳毅紅介紹,全國范 鬥陣歡樂城 圍內,省會城市未設立區級招生考試機構的已屬少數。從安徽16個地級市來看,目前蕪湖、馬鞍山等市也與合肥情況一樣,出于同樣的原因導致市區成為單一考區,但其考試人數與考區面積比合肥少了很多,因而“長途跋涉”考試的矛盾不會顯得突出。

  不僅人大代表為此持續發聲,家長也是格外關注。合肥市教育考試院高考科科長王彬說,2018年以來,隨著合肥市區面積的不斷擴大,就近劃分考區的呼聲愈發強烈。“考試院每年都會接到100多起求助和建議電話,以及市長熱線轉接辦理,還有若干代表和委員的建議和提案。”

  但是,打破單一考區,設立分考區,并非拍腦袋的決定,也非一蹴而就的過程。

  從2017年開始,合肥市教育考試院先后前往福建、浙江、江蘇等地學習先進經驗。但是當時標準化考點建設尚未到位,硬件支撐不足。

  “考生數量一直在增加,前幾年,標準化考點數量不足且分布不均衡。”陳毅紅介紹,為此教育部門規劃建設新的標準化考點,并對聽力設備、高清監控進行升級,培訓考務人員。

  2020年10月,高考報名之后,合肥市教育局就排好了時間計劃,為劃分考區作準備。當年12月,安排專項經費,招標引入技術公司,打造“合肥市教育考試院考務管理系統”。

  經過幾年的準備,目前,合肥市區的標準化考點布局合理,數量充足。“可以說,今年改革的時機、條件全部成熟!”陳毅紅說。

  今年,安徽省教育廳、安徽省教育招生考試院、合肥市教育局均將實現就近安排高考改革納入“學黨史 辦實事”活動中,要將這困擾多年的難題一舉破解。

  “高考無小事”。合肥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視虛擬分考區的設置,主要領導親自過問,全力推動。安徽省委教育工委、安徽省教育廳和安徽省教育招生考試院上門指導,合肥市教育局積極謀劃。

叫好又叫座的政策是如何 明星三缺一 落地的

  值得一提的是,這次改革真正是從家長、考生的實際需求出發。

  今年年初,合肥市教育考試院制訂的方案是,以考生就讀學校劃分分考區,進行考點的隨機分配。3月8日,合肥市教育市考試院請來20位家長及班主任代表,座談聽取意見。沒想到,有部分家長提出,即便被分在學校附近的考點,但是自己住家離學校很遠,還是不方便。

  “既然辦實事、辦好事,那就干脆辦到底。”陳毅紅回憶,在安徽省教育招生考試院的大力支持下,合肥市教育局決定再次優化考務管理平臺,讓考生擁有“自主選擇權”——既可以根據學校所在地,也能根據家庭居住地,自主選擇考區。

  最終,合肥市教育考試院通過數據分析和技術手段,以行政區為基礎,將合肥市的單一考區分為4個“虛擬”分考區。

  “我們還在分考區周邊設立了部分標準化考點,作為應急使用,防止大量考生集中選擇某一分考區。”王彬介紹,從考生后來的選擇結果看,各考區人數相對均衡,基本符合預期。

  對于本次改革來說,關鍵點、難點在于考生信息系統的重構。

  “按照慣例,往年,安徽省教育招生考試院統一編排考生信息數據,有一套固定的數據采集、錄入格式,包括姓名、身份證號、學校等信息。但合肥實行考區選擇,就額外增加了部分信息,意味著形成了一種新的數 開心鬥一番 據編排格式。”王彬介紹,這就需要省、市兩級考試院信息系統同時磨合和調試,在技術和程序上進行優化。

  首先,安徽省教育招生考試院調整信息系統,定下新的數據上報格式,合肥市教育考試院列出實現目標的技術方案,再去對接調試,把新的數據接入全省“大盤”。 最終,在各級教育部門通力配合下,流暢、準確地完成了數據對接。

  王彬介紹,“合肥市教育考試院考務管理系統”開放之前,大家已做了充分的準備工作,包括對系統的數 娛樂城 據壓力測試。但是待到開放之日,還是出現了沒有料到的“突發情況”。

  4月20日系統開放的當天,來自幾所寄宿制學校的十幾位學生家長打電話反映:“孩子在學校寄宿,沒帶手機,不和家人商量,怎么選擇考區呢?”

  為此,合肥市教育考試院緊急為寄宿制學校家長制訂一套流程:班主任告知選考區事項,將手機借給學生,讓他們和家長溝通,知道家長的選擇意向,再要到家長的身份證號,學校打印出確認回執,讓學生簽字。確保這是學生和家長真實溝通后的結果。

  “技術支持方雖然建設了數據平臺,但方案制訂、宣傳政策、分考區選擇、應急方案制訂等工作都得我們來做,且不能出錯。工作量增加,意味著數據安全風險也增加,這就倒逼我們工作要做得更細、更全、更用心。”王彬說。

  為了讓高考更加人性化,方便家長送考,合肥市教育局還規定,單一家庭(同一家庭中有多胞胎或兄弟姐妹同時參加考試——記者注)中報名科類相同的考生,可以在選擇考區時申請編排到同一考點。

  “今年有97對、194人來自‘單一家庭’,我們審核了數百份材料、圖片,包括戶口本、結婚證、親子關系證明,就是防止有人‘鉆空子’,確保公正公平。”王彬說。今年就近高考政策公布至今,合肥市教育考試院接到不少家長和老師打來的表揚電話。

  “以往,教育改革新政出臺,總會一小部分人表示不滿意,眾口難調,但這次就近安排高考的政策一出,幾乎是一片叫好聲。可以說,這項改革滿足了所有考生家長的實際需求。”一位合肥教育界人士向記者感慨道。

  “很多家長不用折騰了,教育部門把條件創造好了,孩子們好好發揮就行。”陳巧妹坦言,4月14日看到合肥市教育局發布的消息后,立刻把截圖分享到朋友圈。“我也很自豪,畢竟自己是發過聲的人,感謝相關部門,辦成這件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