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心鬥一番兌換碼2021】一半上中職?普職比到底是多少_開心鬥一番官方網站

  2016-2019年《全國教育事業發展統計公報》、國家統計局官網 作圖:張含瓊

  2020年各省《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統計公報》 作圖:張含瓊

  北京初三學生家長解先生最近陷入了深深的焦慮中。

鬥陣歡樂城

  讓他焦慮的事情有兩個,一個是不久前各種微信公號里推送的一條信息“教育部將落實1∶1普職比,可能一半學生上不了普高”;另一個是兒子解輝的模擬考試成績在全區的排名。解先生一家住在北京市海淀區,這是一個在北京乃至全國都有名的教育強區。“全區大概有不到兩萬名考生,我兒子的模擬成績排名大概在1萬6。”

  在解先生看來,從這兩條信息可總結出一個結論:自己的兒子解輝 開心鬥一番 很有可能上不了普通高中。

  與解先生有著同樣焦慮情緒的家長并不少,中青報·中青網記者在一個聚集了很多家長的社區網站上看到這樣的留言:“成績不好就只能上職校嗎?高中畢業之后再進行分流不更好嗎?希望讓更多的孩子能上高中上大學。”很多家長在這條留言下繼續討論,點贊者的數量也達到了上千個。

  針對網上的傳言,北京市教委緊急辟謠,抨擊了網上“中考實行五五分流”“如果說高考是戰場,那么很多人將連扛槍的資格都沒有”“中考將比高考更難考”等謠言,認為這些傳言只會令家長和學生們六神無主。

明星三缺一

  為此,北京市委教育工委副書記、北京市教委新聞發言人李奕明確指出,北京不可能出現大幅度的高中學位緊缺,只會采取相應措施來增加學位、調整結構,以確保教育良性發展,“家長們大可放心。”

普職比到底是多少

  所謂“普職比”,就是升入高中教育階段的學生在普通高中和中等職業學校的比例,不過,“普職比大體相當”并非今年新政策。

  在2005年,國務院《關于大力發展職業教育的決定》中就曾提到:“到2010年,中等職業教育招生規模達到800萬人,與普通高中招生規模大體相當。”

  2014年國務院《關于加快發展現代職業教育的決定》中也提出了“今后一個時期總體保持中等職業學校和普通高中招生規模大體相當”的目標。

  2020年9月教育部等九部門印發了《職業教育提質培優行動計劃(2020—2023年)》,其中也提到了“保持職業教育與普通教育規模大體相當、相互融通”的目標。

  可實際情況如何?記者梳理了近幾年和幾個省市的“普職比”數據。

  梳理《全國教育事業發展統計公報》和國家統計局官網的數據后發現,最近5年,我國高中階段教育招生普職比基本維持在一個比較穩定的水平,在5.8∶4.2-5.9∶4.1之間,沒有較大的波動而且離引發“普職比焦慮”的1∶1尚有些距離。

  而且從各省情況看,能達到“職業教育與普通教育規模大體相當”目標的省份也很少。 娛樂城

  從北京市今年的中招說明會上,記者注意到,今年,北京市各類高級中等學校招生規模為8.95萬人,其中,普通高中招生規模為6.18萬人,中等職業教育招生規模為2.77萬人,普職比約為7∶3。

  記者翻看了2020年各省《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統計公報》發現,2020年北京市的普通高中招生占比也是70%,而江蘇省普通高中招生占比也達到了56%,而其他地區招生普職比大多在7∶3與5.6∶4.4之間。

  教育部職業教育與成人教育司司長陳子季不久前在接受媒體采訪時披露,2010年時,我國職普比為4.8:5.2。記者從一份權威分析報告中獲悉:2011至2017年,中職學生數量分別為2205萬、2113萬、1923萬、1755萬、1657萬、1599萬、1593萬(年均降幅10%)。相比2010年,2017年中職學生數減少了644萬人。中職學生數占高中階段學生數比重由2011年的47.1%,下降到2017年的40.1%。

  從以上的數據分析看,“普職比大體相當”,是一個理想的概念,實際是沒有達到的。

  我們焦慮什么

  從數據分析似乎可以看出,所謂的“普職比焦慮”似乎更多的是一種想象中的焦慮。稍加分析可以發現,這種焦慮的背后是由來已久的“重學歷輕技能”觀念在作祟。

  “從人的天賦來看,真正適合做研究的人只占少數,從社會需求來看,專門從事學術研究的崗位也是相對少數。”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研究員儲朝暉說。

  由此看來, 球版 無論是從國家政策層面還是從社會需求再到人的個體差異,“普職比大體相當”是一種理性的存在,但是為什么卻引來了家長大面積的焦慮?

  “這就好比賽車,大家都開足了馬力跑向同一個終點,結果中途分出了一條賽道,組委會要求跑得慢的只能去那邊。哪個選手愿意承認自己是那個跑得慢的?誰又能確定現在跑得慢的不會后來居上呢?”解先生說。

  解先生的解釋很形象地描述出了家長們的心態。

  其實,很多家長的焦慮不僅僅是孩子上哪所學校的問題,而是孩子的人生方向選擇問題。在不少家長看來,選擇職業教育就意味著承認孩子的落后和失敗,又有哪個家長會心甘情愿做這種選擇?

  然而,北京市委教育工委副書記、北京市教委新聞發言人李奕指出,從學段和學校之間的資源匹配來看,不 幸運飛艇 同的教育資源會存在差異,家長應該根據孩子的發展特點和需求,來幫助孩子選擇不同類型的成長路徑,實現各得其所,而不是單純用上普高還是上中職來進行比較。換言之,將來孩子不管進入到哪一個專業、哪一類型的學校,畢業后從事哪一個行業,都有機會成為國家的棟梁之材。

職業教育大有可為

  “技能:讓生活更美好”,這是國家今年5月在山東舉行的“職業教育活動周”上的主題。

  在今年4月舉行的全國職業教育大會上,習近平總書記對職業教育工作作出重要指示強調,在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新征程中,職業教育前途廣闊、大有可為。并要求:各級黨委和政府要加大制度創新、政策供給、投入力度,弘揚工匠精神,提高技術技能人才社會地位,為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提供有力人才和技能支撐。

  這是職業教育當自強的時候。近年來職業教育領域也正在進行專業調整,正在從普通的職業教育向高質量職業教育發展,在人才培養方面更強調高質量和精細化。比如,北京市這兩年一直在進行改革試點的貫通培養方式,就是為那些在某種方面有特長的學生提供連續培養的機會,同時,允許他們選擇學習方式,直接深造或者是先就業再深造,讓學生掌握主動權,更加適應社會發展。

  2017年,教育部、人力資源社會保障部、工業和信息化部聯合印發了《制造業人才發展規劃指南》,對“新一代信息技術產業、高檔數控機床和機器人、航空航天裝備、海洋工程裝備及高技術船舶、先進軌道交通裝備、節能與新能源汽車、電力裝備、農機裝備、新材料、生物醫藥及高性能醫療器械”等10大重點領域的人才總規模及人才需求總缺口進行了預測。到2025年我國制造業10大重點領域人才總量將達6191.7萬人,人才需求缺口將達2985.7萬人,缺口率高達48%。

  儲朝暉認為,一邊是拿著高學歷找不到合適工作的“就業難”,一邊是制造業人才存在著巨大缺口,兩條“跑道”已經清晰可見。同時,解決矛盾的路徑也自然呈現出來,那就是把職業教育這條“跑道”建好、建強,不斷增加吸引力。“教育焦慮很自然能得到一定的緩解”。

  儲朝暉認為,職業教育在辦學質量等方面還有很大的提升空間,因此,要想實現職業教育成為學生和家長自覺自愿的選擇,職業教育還當自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