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心鬥一番兌換碼2021】《智能大反攻》:當有一天,斷網即是世界末日_開心鬥一番官方網站

  如果從影片譯名的實用性和商業性角度考慮,索尼動畫新片《智能大反攻》應該按照其英文片名直譯。突如其來的機器人大反叛打亂了主人公米歇爾一家的自駕之旅,原本有些隔閡的一家人在危機中增進了理解和信任, 開心鬥一番 齊心協力打敗了機器人,拯救了人類——《米歇爾一家大戰機器人》。準確,直接,暗示了影片熱鬧歡樂的整體氛圍,還能刺激觀眾聯想起影史上無數人類與機器人大戰的經典之作。中譯片名卻不約而同舍棄了直譯。相比豆瓣電影上意指不清的《智能大反攻》,港臺地區《一家斷線救地球》《無線之戰》的譯名似乎更著重點。顯然,在智能網絡時代,與機器人造反毀滅人類相比,斷網才是我們的核心關注和終極恐懼。

  懷揣電影夢的網紅視頻博主女兒,對智能設備和社交網絡一竅不通的守舊 娛樂城 老爸,充當父女間潤滑劑的媽媽和弟弟,還 鬥陣歡樂城 有一只搞怪搞笑的寵物八哥犬。拼貼、濾鏡、鬼畜、表情包、洗腦神曲。有網友評價《智能大反攻》如同“大拼盤”,看似熱鬧非凡、花樣百出,卻不過是一個“披著科幻外衣的家庭倫理喜劇”,其內核依然是憑借家人之愛拯救地球的老套故事,毫無新意。但跳脫出故事本身,這部動畫大片在微小的細節設計和整體的情節設定方面都充滿著諷刺。應該說,諷刺才是其真正內核。

  女兒凱蒂要離開家去上大學,依依惜別、溫情脈脈之際,手機振動,軟件通知提示音響起,母女三人立刻被分散了注意力,各自刷起了手機。臨別聚餐,老爸提議放下手機,“用十秒的時間毫不分心地與家人進行眼神交流”,結果全家四口大眼瞪小眼,無話可說、如坐針氈。公路自駕,沿途美景無數,但最重要的還是要時刻舉著手機拍視頻發到網上。父女爭吵,老媽在一邊苦惱:怎么能來個“濾鏡美顏一鍵優化”,呈現出與現實截然相反的“歡樂一家人”形象。畢竟,在社交網絡上,鄰居家總是完美得令人嫉妒,“連狗都比我家的強壯”。就算在即將拯救地球那激動人心的時刻,都不免心頭一動:“發到社區群組,再不會有人小看我們!”誰知最后才發現,鄰居們并沒有在社交媒體上關注自己。

  熟悉嗎?這不就是當下我們的生活?

  更諷刺的還是關鍵情節的設定。機器人毀滅人類的方法是切斷無線網絡:一鍵按下,WiFi從開到關,全球立刻陷入混亂,人們舉著手機四處狂奔,為尋找信號紛紛自投羅網,鉆進機器人準備好的配有無線網絡的“人類趣味艙”,被集結發射到外太空(就不能用一下移動網絡嗎?)。機智如女主角,想出了遠程上載機器人終止代碼的妙計,結果端著筆記本電腦與各種智能設備一通廝殺,好容易逃脫了,發現進度條到98%彈出了“上傳失敗”的提示(果然移動網絡不夠穩定?)。生死存亡之際,電腦白癡老爸在被感化投誠的兩個機器人的幫助下,入侵了全球屏幕,利用機器人不能對自家八哥犬進行“狗臉識別”的大BUG,以女兒油管主頁上的寵物視頻一舉摧毀了機器人大部隊(到底斷沒斷網?)。然后,女兒奮力一擲,把整場陰謀的幕后黑手——數碼助理Pal(類似Siri)丟進水里,結束了戰斗(超級人工智能的阿克琉斯之踵:能毀滅地球,但不防水 球版 )。

  和所有合家歡動畫大片一樣,《智能大反攻 幸運飛艇 》有一個光明的結尾。守舊老爸接受了智能設備,學會了上網。青春期的女兒打開了心扉,在網上與老爸互相關注、添加好友。媽媽不再醉心于利用社交媒體營造闔家幸福的完美形象。連一心癡迷恐龍的宅男弟弟也交了女朋友。米歇爾一家帶著寵物狗和家庭機器人再次踏上開心自駕之旅。這一切如同他們通過一系列“神操作”戰勝機器人、拯救全人類一般,歡樂,圓滿,而又荒誕。

  《智能大反攻》于2021年4月30日在網飛上映。就在半年前,網飛剛剛推出了紀錄片《社交困境》(豆瓣電影譯名:《監視資本主義:智能陷阱》)。片中,油管、臉書、谷歌等各高科技公司的內部人士紛紛揭秘,社交網絡是如何利用人工智能算法收集隱私信息,攫取人們的注意力,致人上癮、淪為數字奴隸;又是如何利用人工智能算法有選擇地進行推送,蒙蔽人雙眼,加劇隔閡、制造混亂和分歧。這一切又是怎樣改變了出生即身處社交網絡中的一代新人。影片最后沉重發問:我們會是“在幻象發生前見過世界真實面貌的最后一代人嗎?”對此,《智能大反攻》做出了呼應——老爸叫凱蒂“放下手機去欣賞大自然”,凱蒂回答:“我正在欣賞大自然,用手機拍攝發到網上就是我欣賞大自然的方式”。

  《社交困境》一片在港臺地區被譯為《愿者上網》《智能社會:進退兩難》。又一次,中譯片名更準確地抓住了問題的核心。當有一天,斷網即是世界末日。而人類自救的辦法是依靠互聯網,在人工智能機器人的幫助下戰勝超級人工智能機器人。這一切是何其諷刺而又荒誕。而這,恰恰就是《智能大反攻》為我們講述的“合家歡”故事。

  谷歌前“設計倫理學家”特里斯坦·哈里斯在《社交困境》一片中指出:我們不需要擔心有一天機器人會“接管世界”,我們必須擔心的是,有一天人 明星三缺一 工智能會利用人類的弱點,操縱我們的行為,最終毀滅人類。《智能大反攻》則設計了人們為了聯網自覺鉆入“人類趣味艙”,一個個被輸送進火箭、發往外太空的終極危機。無數“人類趣味艙”在空中形成輸送帶,打造了漫天的瑩瑩藍光。而那正預示著人類的末日。輸送帶下,凱蒂老媽感嘆:“誰能想到高科技公司會不以我們的利益為重呢?”趣味艙里,高科技公司前高管哀鳴:“原來盜取人們的個人信息、將其提供給人工智能、形成不受管制的技術壟斷,是一件壞事啊!”

  又一次,諷刺消解了沉重。

  再回顧《智能大反攻》這一豆瓣電影選用的中譯片名:到底是人工智能反攻人類?還是人類反攻人工智能?還是人類用人工智能反攻人工智能?曖昧模糊之間,這一中譯片名反倒顯得比其他片名更為巧妙貼切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