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心鬥一番兌換碼2021】外賣平臺”抽傭”變化,商家會漲價嗎?_開心鬥一番官方網站

  近來,外賣平臺對商家的“抽傭”比例高、標準不透明問題飽受詬病。為此,一些外賣平臺上線了更加精細化的計費方案,不再像以往那樣按照訂單金額比例“抽傭”。

  在新計費方式下,商戶對平臺的傭金支出將有哪些變化?將會對商品價格產生怎樣的影響?《工人日報》記者對此進行了調查。

  啟用階梯式計費模式

  “雖然總價變化不明顯,但是看到后臺收費構成變成技術服務費和 明星三缺一 履約服務費兩個部分了。”在廈門經營一家海鮮餐飲店的林帥告訴記者。

  以往,外賣平臺以訂單價格為基數按比例收取服務費。平臺對不同商家的“抽傭”比例不同,對于外賣平臺中數量占比超8成的中小商戶而言,“抽傭”比例往往達到20%甚至更高。

  在新計費方式下,平臺服務費由技術服務費和履約服務費兩部分構成。技術服務費大約為訂單價格的6%,并設有保底費用;履約服務費由距離收費、價格收費、時段收費3部分構成,且根據距離、價格、時段不同呈現出“階梯式”收費模式,其中價格收費基數為商品小計減去商家活動支出。

  不同城市收費規則一致,但收費比例和金額略有區分。以廈門為例,技術服務費比例為5.8%,保底收費1.14元;配送距離為3公里內收起步價2.6元,3公里以上每0.1公里加收0.15元;訂單價格在20元以下不收價格收費,20元~30元部分每上漲1元加收0.11元,30元~60元部分每上漲1元加收0.13元,60元以上部分每上漲1元加收0.16元;00:00~03:00每單加收1元,03:00~06:00每單加收1.5元,21:00~24:00每單加收0.5元。

  一些商家感覺“抽傭”變化不大

  林帥給記者看了最近的幾筆訂單:訂單價格為103.4元、129.4元、39.4元、34元,商家實收82.27元、102.1元、31.62元、27.31元,“抽 幸運飛艇 傭”比例為20.4%、21.1%、19.7%、19.7%。林帥認為, 鬥陣歡樂城 自己大部分訂單的“抽傭”與以前相比變化并不明顯,還是在20%左右。

  他還給記者展示了一個較為特殊的訂單:一位顧客在凌晨1點多點了價格為18.4元的花蛤蒸蛋,配送距離為3.5公里。訂單顯示,技術服務費收取保底1.14元,距離收費3.35元,價格收費0元,時段收費1元,平臺共計收取服務費5.49元。“這一單的‘抽傭’就接近30%。”林帥無奈地說。

  門店日均訂單量300單左右,北京某連鎖早餐店的店長王振對不同訂單間的“抽傭”差異感受頗深。一單價格為73.49元的訂單,配送距離2.7公里,平臺服務費13.53元,“抽傭”比例為18.4%;而另外一單價格為11.39元的訂單,配送距離2.5公里,平臺服務費4.7元,“抽傭”比例竟然高達41.3%。

  對于外賣平臺“抽傭 球版 ”規則的變化,林帥直言:“想做良心店家,食材成本必須占到商品價格的40%左右,加上房租、水電、人力費用,堂食能賺到的錢都少之又少,外賣各種活動優惠再加上‘抽傭’,基本沒錢可賺,低價訂單甚至要賠錢。”

  可能倒逼商家提價或節約成本

  “配送距離遠的外賣多收一點傭金我能理解,但為什么低價訂單本來賺得就少,還要抽走更高比例的傭金呢?”王振算了這樣一筆賬:按照北京的“抽傭”規則,3公里以內不附加時段收費的20元、50元、80元的訂單,“ 娛樂城 抽傭”比例分別為23.5%、18.3%、18.3%。

  從下午3點開店到凌晨3點,主營晚餐和夜宵生意的林帥常為深夜時段收費發愁:“我們這種小店沒那么多資金投入到平臺活動上,就指著別家店都打烊了我們的排名能靠前點,這筆錢不得不花。”

  有分析指出,外賣平臺的精細化計費模式會在一定程度上重構外賣市場的激勵方向。商家為追求利益最大化,會傾向于選擇距離近、價格較高的訂單。一方面,有位置優勢的商家更容易節約成本,商家可以根據自身需要調整配送范圍;另一方面,低價商品“抽傭”高、盈利少,可能倒 開心鬥一番 逼商家提升商品價格或節約商品成本。

  北京云嘉律師事務所律師趙占領認為,外賣平臺作為電商平臺,應當遵循公開、公平、公正的原則,制訂平臺服務協議和交易規則。

  時斕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