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心鬥一番官網】中國特色資本市場,“特”在哪裡?_開心鬥一番app下載

中國的歷史和現實條件決定了資本市場不可能走西方國家相同的道路  中評社北京7月31日電/中國特色資本市場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重要組成部分。資本市場的長期健康發展既要吸收成熟市場經驗,更要體現中國當前發展階段鮮明的時代特色。  21世紀經濟報道發表中國社會科學院金融研究所研究員張躍文文章表示,中國資本市場的特色一是體現在市場主體,二是體現在發展任務,三是體現在發展路徑。市場主體是資本市場發展的根基所在,發展任務反映了特定發展階段實體經濟對資本市場的需求,發展路徑是歷史和其他綜合性因素共同決定的,中國的歷史和現實條件決 線上博弈 定了資本市場不可能走西方國家相同的道路。  資本市場主體主要包括資金交易的買賣雙方,即證券發行人和投資者,當然還包括監管機構和證券中介機構以及其他相關機構。有什麼樣的市場主體,就會有什麼樣的市場制度為其服務。中國資本市場的證券發行人以上市公司和發債企業為主,目前股票市場有4400餘家上市公司,其中國有企業占28%;債券市場有3200餘家發債企業,其中國有企業占86%,這兩個比例在主要經濟體中都是比較高的。歷史地看,中國資本市場上的證券發行人在合規性、經營能力、投資回報等方面已經有了長足進步,但同發達市場上市公司相比,還存在總體質量不高,盈利能力不強,投資者保護不到位等普遍性問題。在投資者方面,股票市場具有明顯的散戶化傾向,個人投資者達到1.9億人,其中相當一部分投資者專業素質不高,抗風險能力弱;債券市場則呈現機構化特征,各類金融機構是主要的債券投資者,同銀行體系關係密切。在證券服務和監管方面,中國證券行業總體規模仍然很小,服務水平和抗風險能力有待提高;監管機構的專業性較強,具有執法威懾力,在監管資源整合和落實國家政策方面有一定欠缺。資本市場的主體特征,同中國發展階段是相適應的,因此市場改革和發展的方案應該充分考慮到這些特征的影響:一是重視股票市場對各類型企業的包容性,研究保護個人投資者的特別措施;二是注意債券市場與銀行業的融合式發展,引導非金融企業和個人投資債市;三是重視國有企業在資本市場制度建設和文化建設中的引領帶動作用;四是不斷增強證券行業的資本實力和經營能力,提高從業人員隊伍的執業水平;五是加快證券監管機構治理能力與治理水平的現代化,進一步完善協同監管體制。  文章認為,資本市場的核心功能是服務實體經濟。中國經濟社會發展的特定階段和未來走向,決定了資本市場發展任務必然具有中國特色。經歷四十餘年的改革開放,中國實現了從站起來、富起來到強起來的歷史性飛越,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世界第一製造大國和貿易大國,資本市場規模站穩世界第二位。但同時,中國仍然是世界上最大的發展中國家,在人均GDP、城鎮化率、科技水平和人口素質等諸多方面,仍然同發達國家有不小的距離,有些發展指標甚至低於世界平均水平。社會主要矛盾轉化為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之間的矛盾,因此中國資本市場的發展任務,必須體現特定國情,必須回應人民呼聲。資本市場的發展任務要緊緊圍繞經濟社會主要矛盾,重點支持深化供給側改革、建設創新型國家、縮小區域和城鄉差距、促進全體人民共同富裕、促進人的全面發展等長期戰略性目標。前段時間,中央提出防止資本無序擴張,實際上就是針對少數資本所有者的活動偏離了國家發展戰略的現象。  由於歷史、經濟、政治、社會和文化等多方面原因,各國的資本市場發展路徑有明顯差異。西方國家資本市場大多走的是從自由放任的發展模式向有監管的自由市場模式逐步轉化的道路。中國資本市場發展,儘管在早期也曾短暫經歷過自由市場模式的探索,但在總體上還是政府主導模式。政府主導模式的特點是由政府規劃資本市場發展路徑,對證券發行、上市、交易直至退市實行必要的行政管制,使之更好契合政府擬定的發展戰略。十八屆三中全會以來,我們提出市 百家樂 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和更好發揮政府作用,對資本市場深化改革提出明確指向。在市場機制可以很好地配置 娛樂城 資源並有利於實現國家長期戰略目標的領域,要讓市場機制充分發揮作用,比如在一般競爭領域、應用型科技創新領域,資本市場都表現出很強的資源配置能力。但是在市場機制不能很好發揮作用甚至失靈的領域,比如縮小區域和城鄉差距、基礎設施建設、重大科技攻關、促進人民共同富裕等領域,就要發揮黨和政府的積極作用,彌補市場機制的不足。  文章指出,中國資本市場的主體特色、發展任務特色和發展路徑特色,很大程度上會影響資本市場功能。在第二個百年目標的新征程上,至少在基本建成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以前,中國資本市場都會呈現“雙線運行”特征:一是比照發達市場經驗,按照資本市場一般發展規律和實體經濟需求,不斷完善市場各項基礎性制度,使市場運行更加成熟順暢;二是根據國家長期發展戰略要求,在市場機制薄弱環節和領域更好發揮政府作用,促進資本市場在踐行新發展理念和系統觀念上更加積極有為,更加有利於實現全體人民共同富裕的目標。未來的政策難點可能在於如何實現雙線並行不悖、相互協調、相互支撐。考慮到在雙線運行壓力下,國內資本市場在短期內可能無法全部滿足實體經濟需求,應當允許國內企業和投資者利用國際資本市場作為補充,當然,這樣做的基本前提是確保國家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