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心鬥一番兌換碼2021】美國槍支暴力泛濫 政府為何只能一聲嘆息?_開心鬥一番官方網站

  槍支暴力泛濫,已經是美國的老生常談。根據美國疾控中心的數據,2019年美國死于槍口下的人數就有近4萬人,其中死于謀殺的占總死亡數的三分之一,死于自殺的占近三分之二。另外,槍械泛濫每年還會導致美國約有115000人傷殘。相比之下,從美國軍隊2001年進入阿富汗開始算起,美軍在當地的死亡人數是2312人。

  而根據美國廣播公司(ABC)的報道,美國每年因槍支傷害造成的經濟損失,達3000億美元左右,2020年美國的GDP是近21萬億美元,也就是說,每年槍支造成的經濟損失,已經相當于美國GDP的1.3%至1.5%。把這個比例放進美國龐大的經濟總量里,絕對值還是非常驚人的:相當于美國人每年因開槍,摧毀掉了一個芬蘭的經濟(2020年芬蘭的GDP為3000億美元)。

  可以說,美國槍支暴力程度之劇烈,在發達國家中是絕無僅有的。控槍問題因此也成了美國會辯論中的車轱轆話。但是,別看議員們面紅耳赤吵得兇,經常一發生大規模槍擊事件,就要開始這種無休止的辯論,但過去50年來,并未產生真正對控槍和解決槍支泛濫問題有實質性的決策。

  那么,是什么原因造成美國控槍如此困難呢?

  美國人持槍權力的理由有點繞

  首先要明確一個概念,那就是很多擁槍組織所強調的,美國憲法第二修正案中關于人民自由持槍的論據,今天看起來,更像是一段荒誕不經的歷史“神話”。

  1791年,美國國會通過了第二修正案,稱“紀律良好的民兵隊伍,對于一個自由國家的安全實屬必要;人民持 球版 有和攜帶武器的權利,不得予以侵犯”。頒布該修正案的理由是,公民持槍有助于防止聯邦政府權力擴大 明星三缺一 ,阻止政府對人民施加暴政。

  誠然,北美殖民地鬧獨立的時候,確實有很多持槍民兵加入了反英“暴政”的斗爭,但這些一無軍事組織,二無后勤保障的民兵,根本無法長期抵擋英國正規軍的進攻。甚至很多民兵是抱著放幾槍試試,不行就溜回家繼續種田的心態加入獨立戰爭的。

  美國獨立戰爭能夠取得勝利,多虧了法國海軍破天荒地擊敗了18世紀一向所向披靡的英國皇家海軍,導致盤踞在約克鎮的英軍主力斷援,總司令康沃利斯才被迫向法軍和華盛頓領導的大陸軍投降。強大的“持槍民兵”是美國的“開國神話”,真正將英國人掀翻的還是正規的海、陸軍。

  △切薩皮克灣海戰,法國艦隊成功阻止了英國皇家海軍馳援駐守在約克鎮的英軍主力,從而控制了戰區的制海權,致使英軍彈盡糧絕宣布投降,進而結束了美國獨立戰爭。(圖片來源:美國海軍)

  而且,持槍的個人永遠無法同國家機器抗衡,美國聯邦政府也并不吝惜用遠超民眾槍械火力的軍力進行武裝鎮壓。美國南北戰爭時期,紐約爆發過大規模的反征兵暴動,美國政府調來了大炮作為回應,有些說法甚至認為停泊在紐約的軍艦也參與了對暴動參與者的鎮壓。與當時暴動者們普遍使用的左輪手槍不同,軍隊的重武器民間根本沒有地方獲得,即便持有也沒錢維護。

△1863年,紐約征兵暴動,軍隊用火炮鎮壓暴動的參與者。(圖片來源:紐約時報)

  到了21世紀,隨著軍用科技日新月異地進步, 開心鬥一番 軍隊和民眾持有槍械的火力差距就更大了。不僅如此,從小布什時代開始,美軍還將過剩的軍用器械通過所謂的“1033項目”轉交給各地警察,并且由美軍特種部隊培訓警員,這使得美國的警察成為名副其實的準軍事化組織。在這樣的大環境下,美國民眾也知道搞大規模武裝暴動沒有任何好下場,所以當年轟轟烈烈的“占領華爾街”運動,紐約警方一出手,人群就化作鳥獸散了。

  而今年“占領國會山”的鬧劇后,也沒有見到什么人扛著槍站 鬥陣歡樂城 出來,反對美國政府全國范圍的大追捕。

  △美國地方警察的裝備和訓練已經軍事化,普通的持槍民眾遠不是他們的對手。(圖片來源:約翰斯·霍普金斯大學)

  民眾持槍最大受益者是南方奴隸主

  實際上,美國憲法第二修正案之所以能夠在當年獲得通過,恐怕也不是國會議員們真心認為民眾持槍有利于反抗政府“暴政”。

  那時,反抗馬薩諸塞州當局橫征暴斂的謝斯起義(1786-1787)才剛過去沒多久,認為人民不可信賴的論調,還在當時美國的政治精英們中盛行一時。其實,允許民眾持槍,最大的受益者是南方的奴隸主。

  美國剛建國的時候,對槍支依賴最顯著的民間產業是奴隸種植業。為了防止奴隸暴動和逃亡,南方各州都出現了非官方的“奴隸巡捕”制度,這也是美國警察制度的起源之一。按照奴隸主們的邏輯,這些奴隸巡捕也是憲法第二修正案中提及的“紀律良好的民兵”。奴隸制的存在也解釋了為什么修正案中要強調“紀律良好的民兵”對國家的安全至關重要,因為當時只有白人才能加入民兵隊伍。強調“民兵”持有,而非個人持有槍支,就能將黑人排除出槍支持有者的隊伍,實現白人對黑人在武力上的絕對優勢。當時,法國殖民地海地的奴隸大起義正在如火如荼地展開,黑人奴隸屠殺了大批白人奴隸主,這嚴重刺激了美國的奴隸主。

  可以說,強調白人民兵的槍支持有權,是這些人必然的利益主張。

  控槍與法律的悖論

  至此,我們可以看到,美國憲法第二修正案與時代的發展脫節,當年立法時的依據,在今天看來是有悖人類的基本道德準則,這條修正案也是今日美國控槍無力最根本的法律原因。

  但是作為基礎大法,美國憲法已經幾乎無法被再度修改。現行的法律規定,修改憲法需要國 幸運飛艇 會參眾兩院,各自有至少三分之二的議員贊成,但在金元政治和游說風氣盛行的國會,以美國全國步槍協會為代表,體現大大小小各種軍火商利益的游說組織,早就將關鍵的議員們牢牢抓在自己手里。別說修改憲法,任何企圖在州和聯邦層面上收緊槍械控制的行為,都會遭到步槍協會的強力且有效的阻止。

△美國全國步槍協會(NRA)是美國最重要的政治游說團體之一。(圖片來源:NRA官網)

  不僅僅是國會,司法機構在美國槍支泛濫問題上也扮演了非常不光彩的角色。

  相對于長管槍械,手槍的隱秘性更好,有利于槍手出其不意搞大規模的槍擊事件,而且也非常適合自殺。因此美國首都華盛頓市政府一度企圖全面禁止手槍的持有。但2008年,美國聯邦最高法院裁決華盛頓市政府的行為違憲,同時還重新詮釋第二修正案,確認槍支的持有權不限于民兵,而是包括所有個人。由于聯邦最高法院的裁決是終審,這就意味著很多州的控槍努力都付之東流。

  控槍與禁槍的游戲

  當然,聯邦最高法院的大法官們也不忘在判決中表現出自己的“中立性”,聲稱槍支和擁槍權依然需要有人來管理。話說得很好聽,但如何“管理”槍支,卻是一團困擾美國政客們的亂麻。

  由于美國的聯邦制特性,制定槍械具體管理政策的責任,由聯邦政府和地方政府分攤。聯邦政府負責發放槍支銷售牌照,并對槍支購買者進行背景調查,確認其沒有犯罪前科方可合法持有槍支。地方政府則負責制定在公共場合攜帶槍支的具體條款。看起來各級政府有明確的分工,但是實際操作起來漏洞重重。

  首先,不是所有人銷售槍支時需要聯邦政府的牌照,如果是在自己家里、網上、或是槍展會上,不以長期盈利經營為目的銷售槍械,就不需要聯邦政府的銷售牌照。由于擁有銷售牌照的企業和個人有責任將購槍者的身份告知聯邦政府,以便其進行背景調查,這意味著那些不持有牌照的賣方銷售槍支時,聯邦政府無法調查買方的身份。哈佛大學2017年做的研究顯示,美國的槍支交易中,有1/5是沒有經過背景調查的。

  第二,由于擁槍已然成為“天賦人權”,目前只有少數州要求居民需要申請購槍執照。因此,政府大部分時候都是在槍支交易發生時被動地篩選合法持有者,除了那些需要有購槍執照的州,地方政府無法主動篩選槍支持有者,或對槍支持有人進行行為規范方面的培訓。

  第三,即便像現在很多控槍團體支持的那樣,在全國范圍內實行全面背景調查制度,堵上槍展或網購槍支時無法調查身份的漏洞,或者實行全國性的購槍執照制度,也無法解決一個核心的問題,即由于美國槍械泛濫已久,大量犯罪分子都是通過黑市非法購入槍支,而非經由正規渠道。這就意味著無論政府制定再多的控槍政策,只要美國無法實行嚴格的全國禁槍,想擁槍的人總是有應對辦法的,所有控槍而非禁槍政策都是防君子而不防小人。 娛樂城

△參加全國關注槍支暴力日示威的美國群眾。(圖片來源:國會山報)

  槍支暴力泛濫為何無解

  美國的槍支泛濫問題,是一個典型的體制案例。憲法的修訂、國會的立法、法院的釋法、中央和地方的分權、游說和利益組織的干預,幾乎美國政治中各種的灰暗面,都在槍支問題上有所體現。想要解決美國槍支暴力問題,需要的恐怕不是對某條法律的修修補補,而是徹底改革弊病叢生的三權分立代議聯邦制體系,但這在今天的美國是完全不可能實現的,所以只能聽之任之。

  現在,美國人已經對大規模槍支事件徹底麻木了,今年以來,造成三人以上傷亡的大規模槍擊事件,已經發生了近250起。槍支管理,已經同其他因為美國體制原因而無法解決的頑疾一樣,淪為政客們用來互相攻擊的工具。吵得越歡,能妥善解決的手段越少,槍支暴力還會繼續持續下去。畢竟,議員們居住生活在治安良好的富人區,殺人的槍響,離他們還遙遠。(特約撰稿 景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