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心鬥一番兌換碼2021】韓妝已成往事,中國姑娘的錢不那么好賺了_開心鬥一番官方網站

  中新網客戶端北京6月4日電 (左宇坤)“韓劇必備,女主同款,閃閃亮亮,誘人‘斬男’。”相信在不少女生的化 球版 妝桌上,都曾有那么幾款韓國化妝品,因為擁有一支韓國演員或偶像同款色號的口紅,是當時站在潮流前線的象征。

  然而,當“韓風”吹過后,韓國美妝品牌也慢慢“敗走”中國,只為國內美妝潮留下一滴熒光芭比粉色的眼淚。

  平價韓妝,在中國“失寵”

  北京市一家大型商場中,國產美妝集合店WOW COLOUR和韓國美妝品牌悅詩風吟(INNISFREE)同層而立。和集合店里顧客熱鬧挑選的場景相比,悅詩風吟的門店顯得冷清不少。

  悅詩風吟的悲傷早有體現。有媒體報道,悅詩風吟于2019年關閉了40家在中國的虧損門店,2020年再關閉了至少90家虧損門店。據韓國媒體報道,2021年悅詩風吟還將關閉約170家中國門店。

北京市一家悅詩風吟門店。中新網左宇坤 攝

  與悅詩風吟“一母同胞”的伊蒂之屋(ETUDE HOUSE)日子也不好過。繼2020年中旬陸續關閉廣州、上海、武漢等地的門店后,目 幸運飛艇 前已完成了內地線下門店的撤店工作。

  同樣曾在中國紅極一時的菲詩小鋪(THE FACE SHOP),也早在門店數拓張至360家后急轉直下,于2018年8月宣布撤出中國市場,目前僅有線上店鋪。

  頻繁的關店背后,韓妝品牌的頹勢顯而易見。大韓化妝品產業研究院數據顯示,2013年-2017年這5年間,韓妝對華出口增長率為66%,2018年下降為20%,2019年增長率也只有14%。疫情的到來,更是為韓妝在中國的衰落按下了快進鍵。

  據央視財經報道,由于疫情影響,韓國化妝品陷入出口銷售困境。韓國境內多家中小企業停工,損失嚴重。韓妝巨頭愛茉莉太平洋集團業績更是大幅下跌,該集團2020財年 明星三缺一 營收下滑21.5%,利潤下降了69.8%。

  身在青島的代購龍女士是一名從業多年的資深“韓代”。雖然她的微信所在地區還寫著“韓國首爾”,但翻翻她的朋友圈,已經鮮少有韓系美妝用品出現。

  “2013年前后是我代購韓妝的‘鼎盛期’。因為韓妝價格便宜,當時同等性價比的替代品極少,購買渠道也有限。一支在韓國20元左右能買到的‘臥蠶筆’,帶回國賣50元都供不應求。”龍女士告訴中新網。

  但現在,龍女士已將工作重心放在了歐美、日本品牌的高端線上,賣的韓國商品也是以潮牌衣帽、手表包包為主。

  “同樣的一款‘臥蠶筆’,我在網上掛25元都賣不出去了。”龍女士說。

  乘劇東風來,隨劇式微去

  回溯韓妝風頭初起,很多人的記憶是從2014年初的一部大熱韓劇《來自星星的你》開始的。沒法擁有都敏俊一樣“隨叫隨到”的男朋友,我還不能買一支女主角同款口紅了?

  可惜同款口紅也不是“隨買隨有”。女主角全智賢在劇中用過口紅色號,在電視劇播出后立刻賣至斷貨。直到現在,不少經歷過當年的美妝用戶還能回憶起“星你色”口紅一支難求的情形。

  2015年,消費者向代購咨詢“星你色”“想你色”韓劇同款口紅。 供圖

  用電視劇帶動化妝品產業,是韓妝當年的標準打法。《來自星星的你》之后,多部韓劇接連爆紅,也成功將珂萊歐(CLIO)、亦博(IOPE)、得鮮(THE SAEM)等名字拗口的韓妝品牌 娛樂城 捧得國內美妝界人盡皆知。

  同時,韓國偶像組合也為韓妝的火爆添了一把柴。粉絲和偶像隔著地理上的距離,能為“歐巴們”表達愛意的方式就是花錢。大批韓妝品牌紛紛邀請人氣偶像來做代言人,“愛意”漂洋過海,化作實實在在的真金白銀流進商家口袋。

  韓國關稅廳公布的數據顯示,2014年韓國化妝品出口額達19.2億美元,同比增50.4%,讓當年韓國化妝品貿易首次實現順差。被韓流席卷的中國更是成為其最重要的出口市場,2014年韓國對中國的化妝品出口額同比大增89%至6億美元,幾乎占了韓國化妝品出口總額的三分之一。

  這令人驚嘆的吸金能力,也讓許多韓妝品 鬥陣歡樂城 牌不惜支付高昂租金,占據中國市場寸土寸金的核心區域。伊蒂之屋進軍中國市場便先落地上海南京東路,悅詩風吟以小清新的風格在一 開心鬥一番 二線步行街遍地開花……城市要一線的、選址要核心的、商圈要頂流的,是當年韓妝開店的標配。

資料圖:參展觀眾在一韓國化妝品牌展臺了解產品。 劉旭 攝

  但隨著韓流的降溫,韓妝在中國市場逐漸式微。2017年,更是成為韓國化妝品在國內遇冷的分水嶺。

  艾媒咨詢數據顯示,預計2021年中國化妝品市場規模將達到4553億元。大蛋糕仍在,只是當家的已不再是“韓廚”,是誰代替了韓妝繼續為中國女生的臉“錦上添花”?

  比韓國美妝更懂國人的,自然是國產美妝。

  失靈的“韓式打法”,崛起的“國貨之光”

  說起韓國美妝有什么優勢,“唯快不破”可以說是其拿手打法。對于一些國際大牌而言,一款新產品從研發到上市或許需要1-2年的時間;而對于韓國美妝,媒體曾報道,韓國大眾化妝品從計劃研發到最終上市能縮短至4-6個月。

  “快美妝”的優勢很明顯,它的產品緊跟時下潮流,且能更快地抓住有好奇心的年輕消費者。不過“快中自有快中手”,以完美日記、花西子、橘朵為代表的國貨美妝,以更快的上新頻率和更高的性價比吸引了更多的年輕人。如,完美日記能保持每月5-6款的上新頻率。

北京市一家以國貨美妝為主的美妝集合店。中新網左宇坤 攝

  “從品牌影響力來看,國產品牌不如歐美品牌;但從性價比來看,韓國品牌又不如國產品牌。”盤古智庫高級研究員江瀚認為,韓妝品牌節節敗退的核心原因是持續競爭力不足。

  騰訊發布的《國貨美妝洞察報告》顯示,2019年國內的化妝品消費市場,國妝份額已占到56%。42%的消費者表示更愿意選擇國產化妝品,九成消費者表示未來會回購國產化妝品。

  在韓國美妝還在苦惱如何通過線下拓店的方式跨越地理距離的時候,國產美妝早已利用線上平臺“彎道超車”。現在,無論打開社交軟件還是電商平臺,都能看見國貨美妝的身影。

  “‘韓流’帶給韓國化妝品的流量紅利巔峰已經過去了。”有業內人士認為,即便韓國高端化妝品在中國還有一定發展空間,也很難像以前那樣形成風潮。

  當韓妝已成往事,你的青春里有過它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