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心鬥一番兌換碼2021】動畫片分級制度再度被熱議_開心鬥一番官方網站

  ● 由于缺乏動畫分級制度等原因,孩子可能會接觸到動畫中 開心鬥一番 的失當內容,對其成長產 球版 生負面影響,甚至有時孩子會根據動畫內容做出傷害他人或自身的危險模仿行為,從而導致悲劇發生

  ● 除非所有動畫作品都沒有任何負面元素,否則在現階段傳播途徑下,永遠會存在未成年人接觸不良動畫的風險,通過“堵”或者“刪”無法達到未成年人保護和產業發展的平衡

  ● 家長是孩子成長第一責任人,孩子接觸動畫時家長應該承擔篩選、陪伴的職責,遇到打斗或負面場景應該及時介入,正確引導,合理疏導,保障孩子在健康環境下成長

  □ 本報見習記者 張守坤

  □ 本報記者 王 陽

  近年來,國人精神文化需求不斷提高,動畫行業發展勢頭迅猛,一部部叫好又叫座的國漫接連上映,一批批中國原創動畫深受廣大觀眾喜愛。

  與“80后”“90后”相比,現在可供孩子選擇的動畫片是曾經的數倍。但由于缺乏動畫分級制度等原因,孩子可能會接觸到動畫中的失當內容,對其成長產生負面影響,甚至有時孩子會根據動畫內容做出傷害他人或自身的危險模仿行為,從而導致悲劇發生。

  今年4月,江蘇省消費者權益保護委員會(以下簡稱江蘇省消保委)發布《動畫領域侵害未成年人成長安全消費調查報告》(以下簡稱《報告》)。《報告》從21部流行動畫中梳理出1465處問題,集中于粗俗用語、暴力鏡頭、危險行為等方面。八成接受調查的家長支持嚴格把控放映尺度,江蘇省消保委呼吁出臺動畫分級制度。

  動畫領域發展迅猛

  缺乏相應分級制度

  中國動畫起源于20世紀20年代,1941年上映的《鐵扇公主》既是我國第一部動畫長片,也是當時世界動畫長片的巔峰。20世紀50年代至80年代是中國動畫的黃金年代,《九色鹿》《大鬧天宮》《哪吒鬧海》等家喻戶曉的動畫片都誕生于那一時期,并因獨特的民族風格走向世界。

  其后一段時間,雖然經 娛樂城 歷過中國動畫市場開放帶來的挑戰,但21世紀以來,地方動畫公司如雨后春筍般出現,動畫不再只是央美和上美的天下,青少年動畫的數量和質量也在不斷提升。2015年以來,《西游記之大圣歸來》《哪吒之魔童降世》《姜子牙》等優質國產動畫電影再度引起世界矚目。

  據華經產業研究院統計,2019年動畫電影票房達114.63億元,占全年票房收入的17.8%;國產動畫單片平均票房達3.99億元,首次超過進口動畫電影。

  但在中國動畫市場迅猛發展的同時,有一個問題始終無法回避,那就是缺乏動畫分級制度。

  動畫分級制度是指針對動畫作品的不同受眾,按年齡段加以區分分級,并對不同級別的動畫作品,規定相應的播出范圍、播出時段和收看受眾的制度。目前,動畫已經不再是人們從前印象中孩子們的“專利”,而是越來越向全年齡段發展,不少成年人、老年人對動畫的喜愛不亞于青少年。

  動畫本身需要多樣性、更要有包容性,縱觀一些比較著名的動畫,其中不乏比較暴力的場面,但人們從不會因此而貶損這些動畫。與此同時,也有人會擔心未成年的孩子看到這些,會不利于他們健康價值觀的形成。如何平衡這一矛盾?動畫分級便成了世界共識,讓合適的人看到合適的內容,分級制度是一種較好的解決方式。

  據了解,在動畫產業較為發達的國家或地區,基本上都有一套比較成熟的動畫分級標準或制度。比如,美國是由相對客觀的機構評定動畫片的等級,包括TV-Y(所有兒童適宜)、TV-G(普遍觀眾可看)、TV-Y7(7歲以上兒童適宜)、TV-PG(建議家長陪同)、TV-14(家長必須陪同)等,以此作為投放依據。日本所有公開放映的電影、媒體都要通過映畫倫理管理委員會(以下簡稱映倫)審查后才能上映,映倫對電影進行分級管理,共分4級:G(所有人可以看)、PG12(12歲以下由監護人陪同觀看)、R15+(15歲以下禁止觀看)、R18+(18歲以下禁止觀看)。

  中國傳媒大學文化產業管理學院學術委員會副主任、法律系主任李丹林對《法治日報》記者說,不管是針對影視還是動畫作品,至少從20世紀90年代開始,是否實施分級、如何進行分級,這些問題在我們國家便一直被討論。尤其是2000年以來,人們對于分級制度的討論和探索越來越激烈。之前在電影產業促進法制定時,很多人希望借此將電影分級的問題規定下來,但目前來看這種聲音還沒有變為現實。

  李丹林說,無論對戲劇、影視劇還是動畫等作品,我們的內容標準首先是從國家安全、社會 幸運飛艇 管理層面考慮的,比如不能違反憲法規定、不能出現煽動分裂國 鬥陣歡樂城 家的內容等,而實行分級制的國家主導思想可能是保護未成年人健康成長,避免未成年人受到不應有的消極影響或損害,同時還要考慮到成年人需求、制作機構擁有比較寬松的市場環境等因素。這些與我們有相似的地方,但側重點不同。

  有業內人士表明,我們國家遲遲沒有實行分級制度的原因在于,如果要采取分級制度,前提是需要做好實名制工作,但我國人口眾多較難落實;動畫分級審查需要耗費較多的人力物力,該由誰承擔、如何承擔也是一個問題。此外,社會和相關部門對動畫分級制度還存在較多誤解。

  曾擔任過日本動畫制作人員的趙某告訴《法治日報》記者,如果真實行了動畫分級制度,以中國龐大的人口基數來說,如何有效監管將成為難題。還有些人認為,一旦實行了分級制度,是不是表明一些色情片可以合法化,或者分級制度實施后,反而會激發一部分人的求知欲,孩子可能會更想看看自己年齡段之上的影片。

  趙某說,由于現實情況過于復雜,因此我們國家現在的普遍思路是索性簡單化處理,規定哪些片子可以看,哪些不能看,哪些片子經過剪輯之后可以看。

  江蘇省消保委投訴部主任傅錚告訴《法治日報》記者,上述做法破壞了動畫的完整性,破壞了動畫市場創作活力,也不利于產業精準化的長期發展。“除非所有動畫作品都沒有任何負面元素,否則在現階段傳播途徑下,永遠會存在未成年人接觸不良動畫的風險,通過‘堵’或者‘刪’無法達到未成年人保護和產業發展的平衡,同時對很多成年消費者來說,他們的權益也受到了侵害。”

  頻繁接觸負面元素

  容易造成行為偏差

  動畫是孩子認知世界的窗口之一,而模仿又是孩子們的天性,由于缺乏動畫分級制度,一些不當內容很容易被孩子接觸到,而由于青少年年齡較小,對其中的內容無法做出妥善分辨,由此造成的悲劇近年來也時有發生。

  早在2013年,家住江蘇省東海縣的平平、安安兩兄弟與10歲的鄰居順順在村邊樹林里模仿動畫片《喜羊羊與灰太狼》中烤羊肉串的劇情,做“綁架烤羊”游戲。順順把平平、安安綁在樹上,并點燃了地上的樹葉。經診斷,平平全身燒傷40%,安安全身燒傷80%。事發后,平平、安安的家人將順順和廣東原創動力文化傳播有限公司告上法庭。他們認為,被告公司未做“危險動作,禁止模仿”等安全警示,才導致心智不成熟的兒童模仿并造成嚴重傷害。最終,該公司被判決承擔15%責任。

  受理此案的東海縣法院向《法治日報》記者出示了一份案件審理結束后,向原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提出的司法建議。該司法建議表示,《喜羊羊與灰太狼》動畫片中存在部分劇情怪誕,渲染暴力,多次出現暴力、玩火、驚悚恐怖等情節,而且缺乏安全警示,這些缺陷會導致兒童在行為認知、是非判斷及學習模仿的方向上產生偏差,因此提議要加強對少兒動漫影視作品的審查和管理,對兒童動漫影視作品采取不同年齡段分段管理的辦法。

  江蘇省消保委經過長期對市場上具有代表性的21部動畫片進行調查后,近日發布的《報告》顯示,21部動畫片共梳理出1465個問題點,有80.7%的家長表示市面上動畫片的放映尺度需要進一步嚴格把控。江蘇省消保委呼吁出臺動畫分級制度,動畫分級制度再次被熱議。

  傅錚說,孩子們的成長是不斷吸收外界知識、了解社會、價值觀形成的一個動態過程,其間如果頻繁接觸暴力、色情等負面元素,可能會造成行為偏差,如長期在低俗語言環境下,會不自覺模仿動畫內用語,或 明星三缺一 者模仿動畫中一些危險動作,人身安全問題存在隱患,以及思想偏差,比如長期觀看打斗場景,會誤以為這就是大家都推崇的,潛移默化中會有崇尚暴力的風險。

  傅錚說:“以本次調查的《名偵探柯南》為例,里面有些毒品、槍殺等鏡頭,但描述的卻是少年破案的正能量故事,而且其作品受眾也是有正確價值觀的成年人,但隨著手機、網絡等生活方式的改變,的確導致很多未成年人也會觀看,這時候我國動畫制度不夠完善的問題就暴露出來。”

  在江蘇省消保委調查過程中,有一種聲音是有些動畫不是制作給孩子看的,受眾應該是成年人或者16歲以上大齡未成年人,比如《精靈夢葉羅麗》。但是在家長投票“孩子們平時看哪些動畫”時,該動畫票數占比48.10%,位列第三。究其原因,還是因為動畫未分級造成的影響。

  正確引導合理疏導

  保障孩子健康成長

  有網友表示,《報告》中提到的《小豬佩奇》中人物做出了打開飛機艙門、沖浪等危險行為,《小馬寶莉》出現了在巖漿中浸泡、噴火等場面,這些可能會對兒童健康成長產生危害的點,其實都是家長找的奇葩理由,是家長推卸責任的一種表現。

  事實是否果真如此?李丹林說,不同于以往的孩子只能通過電視觀看有限的幾個動畫節目,現在的孩子通過網絡等渠道能夠很輕松的觀看各類動畫。我們注意到,很多家長帶孩子時會把手機或者平板電腦給孩子,讓他們自己去看會兒動畫片。由于缺乏動畫分級制度,孩子接觸到的內容可能良莠不齊,家長的責任確實比以前更重了。

  傅錚說,家長是孩子成長第一責任人,孩子接觸動畫時家長應該承擔篩選、陪伴的職責,遇到打斗或負面場景應該及時介入,正確引導,合理疏導,保障孩子在健康環境下成長。但第一責任人不等于完全責任人,新修訂的未成年人保護法將未成年人保護分為家庭保護、學校保護、社會保護、網絡保護、政府保護、司法保護六大板塊,說明未成年人保護是全社會責任。在社會物質精神極大豐富的現狀下,要求家長阻斷一切對孩子的負面因素并不現實,需要社會各界各司其職不斷配合。

  “家長應加強對孩子接受信息的規范和管控,必要的時候可以借助一些技術手段。而更多的還是需要家長把孩子的教育放在家庭生活中較為重要的位置上,用更多的時間來陪伴孩子,關注孩子的心理狀態。”李丹林說。

  如何從無到有,推進動畫分級制度的建立和推廣?實際上,目前對于動畫分級制度,一些網絡平臺已經有所探索,比如某些視頻平臺已經內嵌了“兒童專區”,專供未成年人觀看和選擇,給家長的教育、引導提供了參考,同時也是未來設立動畫分級制度可以借鑒的經驗。

  傅錚說:“對于動畫的分級,我們也一直建議要有科學化、精細化、可操作的依據,比如從受眾年齡確定成年人和未成年人兩個基礎標準:對未成年人領域進行進一步劃分,考慮與兒童受教育程度保持一致,從科學益智、塑造典型人物、適當現實沖突、獨立科學思考等不同層次,遞進開展內容審查;對成年人領域,在不違反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原則下,應當將審查標準放寬,鼓勵優秀動畫產業的發展,并且讓消費者可以自己選擇觀看內容。”

  江蘇省消保委建議,首先應當建立由不同領域的專家學者、家長等組成并獨立運作的分級評審委員會,盡快制定動畫分級辦法和審查程序,同時充分發揮行業協會的作用,建立和完善行業自律機制,強化從業人員的自律意識,維護行業利益,另外加強社會監督,充分發揮公共傳媒、維權組織、未成年人保護組織等第三方作用,形成合理可行的糾偏機制。之后可在擁有龐大空間、環境和受眾的網絡動畫作品中先行先試。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3月16日,國家廣播電視總局發布關于公開征求《中華人民共和國廣播電視法(征求意見稿)》意見的通知(以下簡稱《征求意見稿》)。其中第二十三條擬規定,廣播電視節目集成播放機構應當通過設立未成年人專門頻率頻道、未成年人專門時段、未成年人節目專區、未成年人模式等措施,來保護未成年人合法權益。

  《征求意見稿》一出,便受到社會熱議,不少人把上面這條規定當作即將實行影視分級制度的訊號。對此,李丹林認為,此次《征求意見稿》中的相關規定,并不意味著我們將要實行影視分級制度。

  李丹林說:“無論實不實行分級制度,對于未成年人身心健康的保護都很有必要,一直以來我們都在強調對未成年人的保護,此項規定也符合未成年人保護法、預防未成年人犯罪法等法律精神的要求。《征求意見稿》的有關規定僅是義務性要求,不是強制規定,與建立影視劇分級制度沒有直接關聯。”

  制圖/高岳